humans.asia 由賽馬會理大真人圖書網絡推動
故事 主題 量度 團體/項目 影片 聯絡我們 登入/註冊 ENG
Wefoto
故事 主題 量度 團體/項目 影片 聯絡我們 登入/註冊

影片

頁面建立日期
2020.09.25

頁面更新日期
2020.10.01

關鍵字﹕
#敘事工作

李展熙 (真人茶座訪談)

在科技與社工專業中架一道橋樑

李展熙(阿熙),做了社工十四年,形容自己的關鍵字是「網絡沉溺」、「電競」、「科技應用」。在茶座第一張為我們介紹的照片,是Facebook提醒他九年前曾到英國參與有關cyber social work交流團的照片,阿熙指今日的分享,皆由英國這次交流團開始。

與科技結緣,有九年前阿熙擔任網絡沉溺輔導工作;及後的生涯規劃工作,接觸得最多的商界伙伴就是電競公司;阿熙的兩位哥哥都是programmer,自小觀察他們的生活和工作,例如通宵達旦地寫code,觀察到更多IT人的溝通模式。

阿熙強調社工與科技的結合,主持問他的社工角度是什麼?「社工角度其實很簡單,網絡沉溺只是表面問題,社工想做的是了解年青人或整個家庭背後的需要。」有些個案,可能打機令年青人有成功感,又或是投入另一個世界結交到朋友,更做到自己。其中最深刻的一次,阿熙家訪時看到這個案的家中牆壁上,寫滿了「我要殺死我老母」的字句,讓阿熙意識到問題遠遠不只表面上的瘋狂打機。另一個案,這位年青人很喜歡日本文化,兒時讀書成績好,後來沉迷打機;但當父母可以信任兒子時,兒子漸入佳境苦讀夜校重考公開試,終入讀大學日本文化研究系。

阿熙矢志結合科技與社工,形容如果社工這個專業在紙上畫是一個大圓圈,科技就是入面再畫一個小圓圈。阿熙指出如果不理解科技,會生出恐懼和不安,阿熙與友人建立科創社工學會,正正希望架一道橋樑,連結社工與科技,令社工專業發展得更多元。阿熙坦言也不是未試過失敗,例如就網上沉溺成立網上論壇,希望吸引家長留言和認識網絡文化,結果參與的家長不夠十個。阿熙坦言「跌過,踫過,又有一班好伙伴,再荊棘滿途也會繼續做。」

茶座主持問是什麼讓阿熙堅持做下去?「我很喜歡日本漫畫《One Piece(海賊王)》,好熱血,一定要完成自己的夢想。困難是一回事,但若我想做便不會輕易放棄。」阿熙認為未來科技的角色只會更大,若社工是與社會改變有關,更應認識科技,是故阿熙希望自己能做點事,招聚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如此喜歡科技,為何阿熙選擇做社工而不轉行?阿熙說自己中二開始便做義工,自小在社區中心長大;自己個性喜與人溝通,喜歡看到人的轉變,矢志青少年工作,社工專業可以滿足他,反而他忍受不了只對著電腦的programmer工作。「小時候我較悲觀,後來參與了『生命因你動聽』計劃,認識一群好朋友,讓自己重新看到人生的光明面,原來世上有更多人比自己更有需要。」當年與老人和智障人士的相處,讓阿熙更清楚自己想投身社工專業。

最後茶座主持問阿熙,最想看到哪個畫面?阿熙分享了一張相片,是五人的合照,「正如我所說,科創社工學會的成立是歷經很多次吹水和飯聚的。」在英國交流團認識,照片裏其中二人與阿熙一同創辦科創社工學會。「我對未來的渴望,是可以有個wide鏡,有更多人被攝進鏡頭中,科創社工學會可以聚集更多人一起做事,就是我想見到的畫面。」

到了故事交換環節,Andy有興趣了解使用科技帶來的好處,阿熙表示科技可以打破地域界限時間,重新建構自己的形象,網絡世界容易有圖騰去凝聚社群,可以好好利用科技這些特點。Wendy欣賞阿熙願意創新,為業界注入新動力,自己也正思考如何在身處的教育界創新;阿熙回應用了九年才成立到科創社工學會,當中也學習如何明白其他人的難處,特別在接受創新意念方面。Carmen指殘疾人士使用通訊科技方面有各種困難,包括使用智能電話甚至連上網也不太懂,須因應不同人士的需要而有所遷就,阿熙回應同意需要有need assessment或design thinking,更有效地協助人們。Kimling問最成功的科技與社工結合的例子,唯有科技才能做到的例子?阿熙笑著回應正正是今天香港,疫情下不論資訊傳遞或決策過程,都要靠信息科技了;又指出科技發展至今,網絡世界的物事都是真實的,已經沒有虛擬和真實的分別。阿熙更希望可以將年青人在網絡上的文字溝通能力,轉化到線下的日常生活中。

是次茶座,感謝李展熙的分享和給我們的啟發。

×

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 [姓名] * 必須填寫


! [電郵] * 必須填寫


! [網址] * 必須填寫

! [我有以下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選擇附件 更改 刪除
(最多可上傳10個附件,總附件大小不得超過100MB。)
! [出了點問題,請再試一次。]
! [附件上傳超過了最大附件數量。]
! [上傳的附件超過100MB的大小上限。]


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應/補充。
video-play.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