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s.asia 由賽馬會理大真人圖書網絡推動
故事 主題 量度 團體/項目 影片 聯絡我們 登入/註冊 ENG
Wefoto
故事 主題 量度 團體/項目 影片 聯絡我們 登入/註冊

影片

頁面建立日期
2020.07.31

頁面更新日期
2020.08.04

關鍵字﹕
#敘事工作

Cherry (真人茶座訪談)

喪親等於失去?從療癒喪親之痛中我獲得什麼

爸爸逝世至今約四年,為了這次真人茶座的分享,Cherry才打開這四年來都不敢碰的相簿。一張張菲林相片,滿載著各種的回憶,Cherry為我們娓娓道來:在馬來西亞酒店前的照片、小時候把頭飾掛在熟睡爸爸的頭上、在日本淺草的全家福;數碼相年代的,有大學畢業時的全家合照,還有爸爸最後在2015年風景區前拍的照片。

接著Cherry為我們介紹一張心靈拼貼咭的作品。有家庭溫暖作為後盾,Cherry笑說自己就是作品裏那隻悠閒的貓,爸爸的離世令她這隻正悠閒沉睡中的貓,突然醒來。沉睡中,是因為無憂無慮,爸爸在經濟上和各方面都把Cherry照顧得很好,不用擔心。然而爸爸的突然離世,令Cherry意識到原來人生真可以有突如其來的事,讓原本天真爛漫的她,面對人生的低潮和傷心。

Cherry形容,爸爸是典型在屋村長大的男生,要照顧弟妹,中五畢業過後便沒有再升學,打工賺錢養家,九十年代更為了較高收入而選擇常常出差的工作;四十幾歲時很想讀書,因工作忙碌而放棄。「爸爸一直靠自己的努力,肯捱肯搏地工作,做到可以擔起兩頭家,照顧嫲嫲又照顧我們,嫲嫲養他二十年,他養嫲嫲四十幾年,堅持由零捱到真正擁有自己的生活,供養我讀至大學畢業。」

爸爸的堅持和打拼,讓Cherry選讀社工碩士,讓Cherry堅持將藝術帶給其他人,也讓Cherry有動力翻開相簿,與茶座參加者分享喪親的經歷,期待與大家彼此支持,明白到喪親需要時間撫平傷口。

主持問除了堅持和打拼,爸爸還帶給Cherry什麼?Cherry說爸爸重視朋友,反映在新年後的喪禮上,座無虛席,連爸爸年輕時打工的老闆,都來送他一程。這讓Cherry想到人與人的關係不只家庭,假如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又或者是工作上或興趣上認識的伙伴,都值得珍惜,有一份情在其中,自己做社工,也有一種大愛可以分享出去。

談到大愛,談到朋友,讓Cherry回憶起在父親去世那年,空白了一片,傷心得什麼都想不起,只記得年尾去了台灣上禪繞畫認證課程。認識了很多朋友,他們都很熱情,大家相識不久卻無所不談,原來有好多連結是值得建立的。

主持再問Cherry,覺得爸爸會怎樣看她?Cherry還是答自己像一隻養尊處優的貓,無人生目標,家裏照顧得太好,沒特別想將來。為何讀碩士,因為爸爸離世前一段時間,曾問她有沒有想過之後如何?是繼續做了十幾年的青年服務?要如何發展自己?Cherry形容自己像貓般hea了便算。爸爸走得急,沒有留下什麼說話,昏迷了便沒有再醒過來;2017年Cherry記起這段過去,便毅然報讀碩士。

主持再問,Cherry認為這幾年做的事,報答了爸爸沒有?Cherry說現在清楚自己想做什麼,多了自己的想法,心裏記住爸爸的信念和堅持。在真人茶座,Cherry透過螢幕分享了一幅畫,當中有兩架紙飛機在天空中飛翔,Cherry表示這代表再出發,她與爸爸信念一致,自己想去哪裏,爸爸也去哪裏。

主持再問爸爸會如何看Cherry這幾年做的事?Cherry指是為自己而活,有self-love(自愛)在其中,hea和舒服不等於愛惜自己,愛自己會計劃將來,即使家人不在世上,也想透過工作或興趣帶訊息給世人。再問Cherry如何實踐self-love?Cherry表示扚起心肝讀書,疫情下常留在家,她也扚起心肝減重,要做好自我管理,要健康。

最後,Cherry勉勵茶座參加者,身邊若有人遇到親人突然離世,其實療癒時間長,要給予空間和時間;然而療癒也不是什麼都不做,自己曾在2016年呆了大半年並無幫助,反而起來找興趣找目標,建立關係,發現有很多人關心自己,雖然取代不到親情,但這些關心將令自己更強壯和成長。即使喪親傷心,但對人生將有多一點目標和方向,要用自己的腳走自己的人生。

到了故事交換故事環節,參加者Wendy表示自己也學禪繞畫,同樣經歷熱情的招待,並問及self-love,Cherry回應指self-love是如何愛自己,掌握自己的人生,要自由像紙飛機,不需要介意別人怎麼看,要行自己的路。

參加者Lulu表示自己曾遇親人離世,爺爺嫲嫲猶如父母照顧她長大,結果爺爺嫲嫲過身時沒有機會見最後一面,Lulu感到愧疚又恐懼,多年不敢正視這經歷;現在則打算疫情過後,回家鄉墳前拜祭,並取回相簿。Cherry指不敢面對過去,是怕當中紛陳的情緒,或者怕自己爆喊;然而爆喊過後,也向前邁進了一步。翻開相簿或許痛苦,假如準備好可以一試。

參加者黃河想到自己作為爸爸,能為自閉症女兒留下什麼?但願當自己身故、女兒入住院舍時,是滿滿的開心回憶。因此黃河盡量笑,讓女兒快樂,他日女兒在院舍中做最開心的院友,可以祝福別人,或許這就是給女兒最好的遺產。

Chitat表示自己也是一位父親,可能未必能預期留到什麼給子女,子女在人生路上能拿到什麼,要看上天,期望盡量先做好自己這一生要做的。

最後,Cherry表示出席茶座能讓自己整理過去,難免眼紅把鏡頭越推越後,但是整個過程舒服;我們則感謝Cherry至誠的分享,也感謝Andy Lau與陳智達博士共同主持是次茶座。


敘事工作反思

一切從蹓躂開始

敘事工作是一個尋寶的旅程,而尋寶的旅程從來沒有一蹴而就的固定的路線的,否則這叫提款、不是尋寶;所以今天的主持人開始時沒有急進,只耐心的和受訪嘉賓Cherry一起慢慢蹓躂,述說著Cherry的失去、恐懼和擔心,主持人Andy做好了作為一個敘事工作者的本分,就是持續地為Cherry加固搭架(scaffolding)的每個階梯,在每個故事(LOA)問一下“有什麼意義?”(LOC),又或是在聽完每個信念(LOC)後邀請Cherry “講多一點點有關的片段…”(LOA)。

就是這蹓躂的過程中,Cherry慢慢地從她的恐懼中釋放出來,開始細味離開了的爸爸到底留下了什麼寶藏給她,就是這些蹓躂、這些思考,為後來的對談提供了豐厚的基礎和材料;可是蹓躂多久?要蹓躂到什麼程度?什麼時候無縫地接入到其他對話地圖?這就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清的事情,一切要因時制宜和依靠經驗的累積了,值得留意的是另外一位主持Chitat在對話18分鐘後的介人,正好就把蹓躂的過程帶入另一個對話地圖的層次,值得參考。

自然浮現的重組會員對話(Re-membering Conversations)

當Cherry分享到她的「堅持」其實是來自爸爸的,令到她想向爸爸學習更多… 主持人Chitat自然的就對這個Cherry生命中的重要人物產生了好奇,在聆聽過一些他們的故事後,就開始很自然的一個簡單的提問:“你爸爸有無留低D乜?或者帶咗D乜比你?” 來尋找這重要人物對Cherry生命的貢獻(contribution),這提問幫助Cherry看到爸爸對朋友的「重視」和「愛錫」,從而更拉闊到自己可以share出去的「大愛」。

其實因為爸爸走的好急,Cherry一直都好想知道爸爸有什麼事情想交低,在聆聽過Cherry在這幾年的努力後,Chitat輕輕的一個提問:“呢幾年你做嘅嘢,你答咗佢未?”,很技巧而隱晦的的邀請了Cherry開始思考自己對爸爸的貢獻。

Chitat之後更進一步的問到:“依家嘅你,係爸爸嘅眼中係乜嘢人?”,這種從生命中重要人物的視角去看當時人的身分的提問,幫助Cherry得出一個「為自己而活的人」的身分,更確立了「Self-love」這人生課題,也為未來定下要“的起心肝”去做的種種計劃。

綜觀整個不刻意但又自然順暢的重組會員對話過程,我們可以看到Cherry一步一步的內省(hea嘅貓唔等於愛惜自己…)和轉化(從爸爸的「堅持」到自己的「用腳行出自己的人生」)。

×

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 [姓名] * 必須填寫


! [電郵] * 必須填寫


! [網址] * 必須填寫

! [我有以下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選擇附件 更改 刪除
(最多可上傳10個附件,總附件大小不得超過100MB。)
! [出了點問題,請再試一次。]
! [附件上傳超過了最大附件數量。]
! [上傳的附件超過100MB的大小上限。]


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應/補充。
video-play.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