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s.asia 由賽馬會理大真人圖書網絡推動
故事 主题 量度 团体/项目 影片 联络我们 登入/注册 ENG
Wefoto
故事 主题 量度 团体/项目 影片 联络我们 登入/注册

影片

页面建立日期
2020.07.31

页面更新日期
2020.08.04

Cherry (真人茶座访谈)

丧亲等于失去?从疗愈丧亲之痛中我获得什么

爸爸逝世至今约四年,为了这次真人茶座的分享,Cherry才打开这四年来都不敢碰的相簿。一张张菲林相片,满载著各种的回忆,Cherry为我们娓娓道来:在马来西亚酒店前的照片、小时候把头饰挂在熟睡爸爸的头上、在日本浅草的全家福;数码相年代的,有大学毕业时的全家合照,还有爸爸最后在2015年风景区前拍的照片。

接著Cherry为我们介绍一张心灵拼贴咭的作品。有家庭温暖作为后盾,Cherry笑说自己就是作品里那只悠闲的猫,爸爸的离世令她这只正悠闲沉睡中的猫,突然醒来。沉睡中,是因为无忧无虑,爸爸在经济上和各方面都把Cherry照顾得很好,不用担心。然而爸爸的突然离世,令Cherry意识到原来人生真可以有突如其来的事,让原本天真烂漫的她,面对人生的低潮和伤心。

Cherry形容,爸爸是典型在屋村长大的男生,要照顾弟妹,中五毕业过后便没有再升学,打工赚钱养家,九十年代更为了较高收入而选择常常出差的工作;四十几岁时很想读书,因工作忙碌而放弃。「爸爸一直靠自己的努力,肯挨肯搏地工作,做到可以担起两头家,照顾嫲嫲又照顾我们,嫲嫲养他二十年,他养嫲嫲四十几年,坚持由零挨到真正拥有自己的生活,供养我读至大学毕业。」

爸爸的坚持和打拼,让Cherry选读社工硕士,让Cherry坚持将艺术带给其他人,也让Cherry有动力翻开相簿,与茶座参加者分享丧亲的经历,期待与大家彼此支持,明白到丧亲需要时间抚平伤口。

主持问除了坚持和打拼,爸爸还带给Cherry什么?Cherry说爸爸重视朋友,反映在新年后的丧礼上,座无虚席,连爸爸年轻时打工的老板,都来送他一程。这让Cherry想到人与人的关系不只家庭,假如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又或者是工作上或兴趣上认识的伙伴,都值得珍惜,有一份情在其中,自己做社工,也有一种大爱可以分享出去。

谈到大爱,谈到朋友,让Cherry回忆起在父亲去世那年,空白了一片,伤心得什么都想不起,只记得年尾去了台湾上禅绕画认证课程。认识了很多朋友,他们都很热情,大家相识不久却无所不谈,原来有好多连结是值得建立的。

主持再问Cherry,觉得爸爸会怎样看她?Cherry还是答自己像一只养尊处优的猫,无人生目标,家里照顾得太好,没特别想将来。为何读硕士,因为爸爸离世前一段时间,曾问她有没有想过之后如何?是继续做了十几年的青年服务?要如何发展自己?Cherry形容自己像猫般hea了便算。爸爸走得急,没有留下什么说话,昏迷了便没有再醒过来;2017年Cherry记起这段过去,便毅然报读硕士。

主持再问,Cherry认为这几年做的事,报答了爸爸没有?Cherry说现在清楚自己想做什么,多了自己的想法,心里记住爸爸的信念和坚持。在真人茶座,Cherry透过萤幕分享了一幅画,当中有两架纸飞机在天空中飞翔,Cherry表示这代表再出发,她与爸爸信念一致,自己想去哪里,爸爸也去哪里。

主持再问爸爸会如何看Cherry这几年做的事?Cherry指是为自己而活,有self-love(自爱)在其中,hea和舒服不等于爱惜自己,爱自己会计划将来,即使家人不在世上,也想透过工作或兴趣带讯息给世人。再问Cherry如何实践self-love?Cherry表示扚起心肝读书,疫情下常留在家,她也扚起心肝减重,要做好自我管理,要健康。

最后,Cherry勉励茶座参加者,身边若有人遇到亲人突然离世,其实疗愈时间长,要给予空间和时间;然而疗愈也不是什么都不做,自己曾在2016年呆了大半年并无帮助,反而起来找兴趣找目标,建立关系,发现有很多人关心自己,虽然取代不到亲情,但这些关心将令自己更强壮和成长。即使丧亲伤心,但对人生将有多一点目标和方向,要用自己的脚走自己的人生。

到了故事交换故事环节,参加者Wendy表示自己也学禅绕画,同样经历热情的招待,并问及self-love,Cherry回应指self-love是如何爱自己,掌握自己的人生,要自由像纸飞机,不需要介意别人怎么看,要行自己的路。

参加者Lulu表示自己曾遇亲人离世,爷爷嫲嫲犹如父母照顾她长大,结果爷爷嫲嫲过身时没有机会见最后一面,Lulu感到愧疚又恐惧,多年不敢正视这经历;现在则打算疫情过后,回家乡坟前拜祭,并取回相簿。Cherry指不敢面对过去,是怕当中纷陈的情绪,或者怕自己爆喊;然而爆喊过后,也向前迈进了一步。翻开相簿或许痛苦,假如准备好可以一试。

参加者黄河想到自己作为爸爸,能为自闭症女儿留下什么?但愿当自己身故、女儿入住院舍时,是满满的开心回忆。因此黄河尽量笑,让女儿快乐,他日女儿在院舍中做最开心的院友,可以祝福别人,或许这就是给女儿最好的遗产。

Chitat表示自己也是一位父亲,可能未必能预期留到什么给子女,子女在人生路上能拿到什么,要看上天,期望尽量先做好自己这一生要做的。

最后,Cherry表示出席茶座能让自己整理过去,难免眼红把镜头越推越后,但是整个过程舒服;我们则感谢Cherry至诚的分享,也感谢Andy Lau与陈智达博士共同主持是次茶座。


叙事工作反思

一切从蹓跶开始

叙事工作是一个寻宝的旅程,而寻宝的旅程从来没有一蹴而就的固定的路线的,否则这叫提款、不是寻宝;所以今天的主持人开始时没有急进,只耐心的和受访嘉宾Cherry一起慢慢蹓跶,述说著Cherry的失去、恐惧和担心,主持人Andy做好了作为一个叙事工作者的本分,就是持续地为Cherry加固搭架(scaffolding)的每个阶梯,在每个故事(LOA)问一下“有什么意义?”(LOC),又或是在听完每个信念(LOC)后邀请Cherry “讲多一点点有关的片段…”(LOA)。

就是这蹓跶的过程中,Cherry慢慢地从她的恐惧中释放出来,开始细味离开了的爸爸到底留下了什么宝藏给她,就是这些蹓跶、这些思考,为后来的对谈提供了丰厚的基础和材料;可是蹓跶多久?要蹓跶到什么程度?什么时候无缝地接入到其他对话地图?这就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的事情,一切要因时制宜和依靠经验的累积了,值得留意的是另外一位主持Chitat在对话18分钟后的介人,正好就把蹓跶的过程带入另一个对话地图的层次,值得参考。

自然浮现的重组会员对话(Re-membering Conversations)

当Cherry分享到她的「坚持」其实是来自爸爸的,令到她想向爸爸学习更多… 主持人Chitat自然的就对这个Cherry生命中的重要人物产生了好奇,在聆听过一些他们的故事后,就开始很自然的一个简单的提问:“你爸爸有无留低D乜?或者带咗D乜比你?” 来寻找这重要人物对Cherry生命的贡献(contribution),这提问帮助Cherry看到爸爸对朋友的「重视」和「爱锡」,从而更拉阔到自己可以share出去的「大爱」。

其实因为爸爸走的好急,Cherry一直都好想知道爸爸有什么事情想交低,在聆听过Cherry在这几年的努力后,Chitat轻轻的一个提问:“呢几年你做嘅嘢,你答咗佢未?”,很技巧而隐晦的的邀请了Cherry开始思考自己对爸爸的贡献。

Chitat之后更进一步的问到:“依家嘅你,系爸爸嘅眼中系乜嘢人?”,这种从生命中重要人物的视角去看当时人的身分的提问,帮助Cherry得出一个「为自己而活的人」的身分,更确立了「Self-love」这人生课题,也为未来定下要“的起心肝”去做的种种计划。

综观整个不刻意但又自然顺畅的重组会员对话过程,我们可以看到Cherry一步一步的内省(hea嘅猫唔等于爱惜自己…)和转化(从爸爸的「坚持」到自己的「用脚行出自己的人生」)。

×

回应/补充

* 必须填写


! [姓名] * 必须填写


! [电邮] * 必须填写


! [网址] * 必须填写

! [我有以下回应/补充] * 必须填写

选择附件 更改 删除
(最多可上传10个附件,总附件大小不得超过100MB。)
! [出了点问题,请再试一次。]
! [附件上传超过了最大附件数量。]
! [上传的附件超过100MB的大小上限。]


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应/补充。
video-play.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