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s.asia 由真人網絡推動
联络我们 捐款支持 注册/登入 ENG
Wefoto
联络我们 捐款支持 注册/登入

故事

‹ 去主题页 ‹ 回到故事页

Ben Sir

页面建立日期
2021.07.09

页面更新日期
2021.08.19

×

预约会见


! [姓名] * 必须填写


! [电邮地址] * 必须填写 ! [电邮地址] 请填写有效电邮

! [联络电话] * 必须填写 ! [联络电话] 请填写有效联络电话


! [组织] * 必须填写


! [开始会见日期及时间] * 必须填写

! [结束会见日期及时间] * 必须填写
! 开始日期及时间不能在结束日期及时间之后 ! 开始日期必须在目前日期或之后


! [预计参与人数] * 必须填写


! [地点] * 必须填写


你已成功提交预约会见,我们将会尽快处理您的申请。
×

回应/补充

* 必须填写


! [姓名] * 必须填写


! [电邮] * 必须填写


! [网址] * 必须填写

! [我有以下回应/补充] * 必须填写

选择附件 更改 删除
(最多可上传10个附件,总附件大小不得超过100MB。)
! [出了点问题,请再试一次。]
! [附件上传超过了最大附件数量。]
! [上传的附件超过100MB的大小上限。]


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应/补充。

放弃好简单,坚持很困难而值得

Adobe Flash Player Loading ...

按此阅读影片的文字记录


 

Ben Sir,全职游泳教练,创办泳会「A1 Swimming Club」;疫情期间,几乎全年呆在家。Ben Sir慨叹,不少同行转行送外卖,然而外卖也不够养家。Ben Sir则靠投资和储蓄过活,又因为自己的泳会与其他机构签了合约,不想因疫情中断合作关系,令Ben Sir不想转行,希望挨到最后。

茶座一开始,Ben Sir诉说疫情之苦。去年疫情期间,泳池只有三个月开放;今年四月泳池重新开放,然而限制入座率却令泳池大排长龙,热门泳池排队时间达1.5小时,严重影响市民学习游泳和学生练水的意欲。Ben Sir表示,政府将泳池列作高风险场地,有时连室内健身室也可以开放,泳池却关闭并不公平,因为泳池水的氯气能有效杀菌。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自己好喜欢当游泳教练,放下有点于心不忍。

影响所及,Ben Sir泳会的泳班全部停止,因大排长龙难以协调所有学生进泳池的时间,合作机构的泳班亦暂停;Ben Sir现时只教零散的私人班,亦无法提供工作机会予泳会的十几位兼职教练。同行有些转做外卖,甚至转做地盘和金融业;Ben Sir自己则想留在本行,创办泳会至今达九年,难得建立信任的合作关系,而且Ben Sir表示「自己好喜欢当游泳教练,放下有点于心不忍。」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从Ben Sir分享的照片中看到,在合作伙伴开设的泳班,有亲子、小孩泳班,第一张照片是几个小孩在习泳,第二张是泳会兼职教练与来自不同种族的习泳小孩合照。第三张照片,泳会举办比赛以鼓励学生进步,Ben Sir表示最受欢迎的是亲子比赛;第四张照片,泳会在一所学校泳池举办比赛,因希望容纳更多参加者,第二年改为在公众泳池举办。第五张照片,是各区泳池排队情况,Ben Sir表示如此大排长龙更易传播病菌,泳池限制入座率亦严重影响教练生计,希望将入座率由五成提升至八成,减少排队聚集亦有助教练维生。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我们是人,不是机器。

Ben Sir慨叹,疫情对泳界影响深远。有学生本来足以代表香港比赛,因疫情缺少练习,成绩难以维持,要回复本来状态并不容易,「我们是人,不是机器」。Ben Sir指在香港做运动员甚艰难,到达代表香港的水平,每天至少练习五六小时达十几年,受疫情影响深感惋惜。这位学生,四五岁时跟Ben Sir习泳,因习泳治好全身湿疹,继续学习直至Ben Sir推荐他到更好的泳会,甚至加入香港代表队,Ben Sir现时仍会个别指导这位学生。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教练方面,兼职教练固然没有工作,全职教练以往收入可达七八万,至少也有五六万,现在工作量不到以前三成,收入减少导致婚姻和家庭问题,正在供楼的教练更是苦不堪言,疫情期间有教练打两三份工以赚取更多收入。

每个小孩的性格、身体、领悟力不同,要针对小孩的特性来教。

主持留意到Ben Sir少提及游泳专业名词,反而多谈亲子和教导小孩,原来Ben Sir表示「一位小孩学得不好,要不是家长有问题,就是教练有问题。技术不是最重要,因为这都是千篇一律的,但每个小孩的性格、身体、领悟力不同,要针对小孩的特性来教。」例如过度活跃症的小朋友,不能重复地踢脚,Ben Sir表示小朋友要感到个中趣味,才会继续学习。

Ben Sir曾到各泳会当教练,接触不同的教学法。传统泳会的教法,著小孩不停踢脚,Ben Sir见证不少小孩「扭计、喊、顶唔顺」,因为练习太疲累;又见小孩怕水,有教练分散小孩注意力以便头部落水,更令其反感不想再学。较为国际化的泳会,教练以享受的心态教水,跟小孩玩玩具,再以竞赛形式引起其兴趣,当小孩主动学习时,再授以基础动作。Ben Sir从模仿其他教练开始,慢慢建立自己教学的心得。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这些心得,包括如何应对家长。曾试过有小孩感辛苦便不再学,Ben Sir表示总有方法引导小孩,视乎家长会否配合,例如小孩想提早下课,家长宜躲起来不让小孩见到;又例如家长不要说「学游水」,可以说「玩游水」,或以糖果美食引诱之。似乎Ben Sir不只教小孩游泳,更是教家长如何跟小孩沟通,甚至牵涉到如何教养小孩。曾有一小孩进度较为落后,Ben Sir接手后明白问题出在家长身上,「小孩游一会儿,流鼻水,妈走过来抹;再游一会,小孩说口渴,妈来喂水;再游几分钟,小孩要上洗手间。」Ben Sir表示「其实小孩不怕水,是学得到的,问题是家长干预得太多,同时小孩疲累便不上课,进度无法保持。」是故小孩能否学会游泳,跟家长有莫大关系,「对我来说,没有学不到的小孩,只有教不到的家长。」

 

希望疫情尽快完结,以免流失更多经验丰富的教练。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到故事交换故事环节,Andy问为何坚持继续教水,Ben Sir表示累积多年的技术和教学经验十分宝贵,希望可以继续;中学时做救生员感沉闷,见人教水便主动联络并走上教练之路,未试过做其他行业。Kimling表示Ben Sir不会拖延,试过有学生基础稳固,可以一两堂便学会蝶式,并感谢Ben Sir帮助自己经历水深过头,Ben Sir表示游水跟陆上运动不同,水中环境有其危险性,心理建设非常重要。Kit Mui问游水能否网上教学?Ben Sir表示游水的确无法网上教学,希望疫情尽快完结,以免流失更多经验丰富的教练。

 

 

 

 

撰文:刘剑玲

book-story.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