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s.asia 由真人網絡推動
联络我们 捐款支持 注册/登入 ENG
Wefoto
联络我们 捐款支持 注册/登入

故事

‹ 去主题页 ‹ 回到故事页

小易

页面建立日期
2021.06.11

页面更新日期
2021.08.19

×

预约会见


! [姓名] * 必须填写


! [电邮地址] * 必须填写 ! [电邮地址] 请填写有效电邮

! [联络电话] * 必须填写 ! [联络电话] 请填写有效联络电话


! [组织] * 必须填写


! [开始会见日期及时间] * 必须填写

! [结束会见日期及时间] * 必须填写
! 开始日期及时间不能在结束日期及时间之后 ! 开始日期必须在目前日期或之后


! [预计参与人数] * 必须填写


! [地点] * 必须填写


你已成功提交预约会见,我们将会尽快处理您的申请。
×

回应/补充

* 必须填写


! [姓名] * 必须填写


! [电邮] * 必须填写


! [网址] * 必须填写

! [我有以下回应/补充] * 必须填写

选择附件 更改 删除
(最多可上传10个附件,总附件大小不得超过100MB。)
! [出了点问题,请再试一次。]
! [附件上传超过了最大附件数量。]
! [上传的附件超过100MB的大小上限。]


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应/补充。

手天使以性为障碍者充权

Adobe Flash Player Loading ...

按此阅读影片的文字记录


 

 

小易,台湾手天使行政义工,亦是《有爱无陷:残障者的情与性》执行编辑,书中访问了不少香港残障者的情与性故事。 

茶座一开始,小易便为我们介绍台湾手天使这个组织。台湾手天使主要为肢体重障及视障者提供免费自慰服务,重视社会残障与性平等的倡议。台湾手天使团队约五十人,包括与申请者交谈的面谈义工,搜寻和布置无障碍房间及事前准备事后收拾的行政义工,提供自慰服务的性义工,还有翻译义工协助将宣传文章翻译推广。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小易因出版编辑《有爱无陷:残障者的情与性》,认识了Vincent,亦于2014年开始参与手天使的工作。

手天使是由五至六位男同志成立的,于2008台湾同志游行中,就有著「残酷儿」这面旗帜。一开始是考虑到既是男同志又是残障人士的需要,第一位接受服务的便是一位男同志重障者。至2013年有第一位女性性义工加入,便发展异性恋者的服务。 

肢体重障者无法自慰,手天使愿意提供一生人三次的自慰服务,目的是希望政府和民众重视身心障碍者的性需要。至于天生失明的人士,对性画面或互动完全无知,只能靠声音和其他感官接触性,考虑到其独特需要,手天使服务亦涵盖失明人士。本著「Nothing about us without us」的信念,性权也由身心障碍者自己来争取,是故手天使创办人之一Vincent亦是轮椅使用者。小易因出版编辑《有爱无陷:残障者的情与性》,认识了Vincent,亦于2014年开始参与手天使的工作。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小易形容跟母亲沟通是『come out』的过程,母亲也开始明白小易的工作,知道这是有意义的也感释怀……小易甚至跟母亲沟通性自主和性欢愉的话题。

问小易担任手天使义工有没有遇到任何阻力?小易指曾受香港一本周刊访问,标题刊出小易全名,并指出是香港第一位性义工;当然标题与内容不符,小易是行政义工而不是性义工。小易形容跟母亲沟通是「come out」的过程,母亲也开始明白小易的工作,知道这是有意义的也感释怀。反而后来父亲问小易是否做「扯皮条」的工作?借此更有机会打开与父亲沟通的机会;小易甚至跟母亲沟通性自主和性欢愉的话题。考虑到伴侣可能的感受,小易婉拒了当性义工;同时小易强调要能认同其工作,才能成为她的伴侣。 

投入手天使义工达八年,问有何难忘片段?小易指吸引她的画面,是众义工一起开会工作,向下望见满载轮椅和脚的画面,证明残障人士的力量;有试过十年没有离开过所住社区的轮椅人士,在接受服务后感快乐,愿意走出来扩阔社交圈子,来到手天使跟其他义工朋友交往。一位脑麻痺者,接受服务后愿意走出来,玩滑翔伞,想认识更多同性,接受访问后被同事认出,这位脑麻痺者更坦诚出柜自己的同性性倾向,其生命转化令人感动。能让残障朋友走出来,愿意社交,手天使功不可没:除了自慰服务,手天使亦举办不同活动,例如一起到酒吧,办残障者性感相片展览,办BDSM性愉虐的讲座……这些都让残障者扩阔想象空间,愿意装扮自己外出社交。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女重障者穿著性感内衣拍照,录音记录这次的感想,她说房间很美,自己要做一件勇敢的事,就是跟性义工开房……完事后,所有内衣会被丢掉,相片和录音都会删除。小易感慨,听她录音时更忍不住落泪。 

最深刻的是小易曾服务一位女重障者。2016年手天使服务第一位女申请者,从九十分钟的服务是否足够,到女性如何享用自慰服务,手天使义工花了不少时间讨论。小易替这位女重障者洗澡,女重障者问哪里是阴道,另一位义工以手指探入少许让她知道;女重障者穿著性感内衣拍照,录音记录这次的感想,她说房间很美,自己要做一件勇敢的事,就是跟性义工开房……完事后,所有内衣会被丢掉,相片和录音都会删除。小易感慨,听她录音时更忍不住落泪。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到了故事交换故事环节,小易先介绍了几张相片,包括她在台湾的手天使工作和参与游行,到荷兰了解残障者领取津贴光顾性服务的政策等等。茶座参加者Lik问小易与残障者面谈的情况,小易表示面谈了解障碍者的需要,喜欢的性画面等等,而一生人三次自慰机会,是因为手天使希望倡议政府提供服务,而不是手天使提供。小易补充,假如障碍者爱上性义工,手天使尊重其自由交往,但必须由障碍者主动提出或拒绝;有一次当义工多谢障碍者,其接受服务等于加大了手天使的倡议声音,障碍者感动非常因为从来没有人多谢过自己;因每次服务需时间策划,现时排队轮候服务需时三年,甚至有障碍者等至去世也未轮候到。

Andy提问如何提升障碍者的自主权,小易指会鼓励障碍者走出来,参加手天使的活动,或是交不同的朋友,扩阔社交圈子。Chris问障碍者对于性环境有提出过什么有趣的要求,小易表示曾有障碍者声称自己是男同志,以便更快轮候到性义工,因男的性义工较女的多,谁知这位男障碍者却在服务提供前一天才表示要女性义工,欺骗了手天使。Chitat问女障碍者的情况,小易补充女性本身少谈性需要,女障碍者承认有性需要的更少,感谢女障碍者对手天使的信任。 

 

 

 

 

撰文:刘剑玲

book-story.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