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s.asia 由真人網絡推動
联络我们 捐款支持 注册/登入 ENG
Wefoto
联络我们 捐款支持 注册/登入

故事

‹ 去主题页 ‹ 回到故事页

阿紫

页面建立日期
2021.06.11

页面更新日期
2021.08.19

×

预约会见


! [姓名] * 必须填写


! [电邮地址] * 必须填写 ! [电邮地址] 请填写有效电邮

! [联络电话] * 必须填写 ! [联络电话] 请填写有效联络电话


! [组织] * 必须填写


! [开始会见日期及时间] * 必须填写

! [结束会见日期及时间] * 必须填写
! 开始日期及时间不能在结束日期及时间之后 ! 开始日期必须在目前日期或之后


! [预计参与人数] * 必须填写


! [地点] * 必须填写


你已成功提交预约会见,我们将会尽快处理您的申请。
×

回应/补充

* 必须填写


! [姓名] * 必须填写


! [电邮] * 必须填写


! [网址] * 必须填写

! [我有以下回应/补充] * 必须填写

选择附件 更改 删除
(最多可上传10个附件,总附件大小不得超过100MB。)
! [出了点问题,请再试一次。]
! [附件上传超过了最大附件数量。]
! [上传的附件超过100MB的大小上限。]


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应/补充。

爱——不分你我、种族和距离

Adobe Flash Player Loading ...

按此阅读影片的文字记录


 

 

阿紫,生于香港,与台湾原住民结婚后到台湾定居。茶座开始,阿紫一身原住民的造型予人深刻印象,红色的排湾族服装配上图腾,头上戴有耳环和结满果子的花环,令人眼前一亮。

阿紫表示,原住民不太倾向后代与外族人结婚,因阿紫所在的排湾族,仍保有封建制度,有头目、贵族、平民、骑士等阶级之分,如皇族血统间通婚,其子女的社会地位便会更高,因此长辈不太鼓励后代与外族通婚,排湾族里牧师家族当中(限长老教会排湾中会),传道师与香港人结婚,阿紫是第一个。同时排湾族人三四代以前认识了基督教,「头目」(类似族长的概念)信教便全族皈依,因此排湾族至今仍以基督教为主要宗教信仰,大部份族人均为基督徒。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最后幸得男友父母的眷顾,因基督信仰平等不应以种族阻隔真心的相爱,父母更一力承担与其他族人的沟通,让儿子和阿紫不用担心。

阿紫于大学时参与基督教团体举办与保育相关的交流团,原住民丈夫是当时交流团的在地接待青年,因而结识并以MSN联系。大学毕业后因曾在中国内地工作几年,保持联系不方便,彼此关系便不了了之。后来阿紫回到香港工作,积累了一个悠长假期,又发现心里仍惦念著对方,便决定一人出发去台湾环岛旅行看有没有机会再与对方重聚。在那次旅途中彼此经历许多之后,阿紫说拍拖的第一天,男友便带自己跟家人见面,一来跨族裔,二来两地分隔,假如父母不认可,能走下去的机会渺茫。最后幸得男友父母的眷顾,因基督信仰平等不应以种族阻隔真心的相爱,父母更一力承担与其他族人的沟通,让儿子和阿紫不用担心。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第一张照片,是阿紫的婚照。原住民都穿其族裔的服装,只是婚礼的主角会配戴更多和与婚礼有关的饰物,而阿紫从香港而来的家人,均有原住民为其准备服装,头上的鲜花环更是宾客的象征。阿紫和丈夫头上都有老鹰的羽毛,丈夫头上羽毛更多,而羽毛是贵族家庭的象征。第二张照片,是婚礼中几十人的合照。阿紫说排湾族人家庭观念比华人更广阔,相片中都是很亲的家人,排湾族人的称呼中,妈妈辈的姨母,都被称为「KINA」,即是都是妈妈,而跟爸爸同辈的男性都是「KAMA」,即视舅父和叔伯都是爸爸,族中长辈们都被称为「VUVU」,即都是祖父母。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第三张照片,阿紫丈夫在另一个排湾族部落一间小教会当传道师,因此阿紫和丈夫长期在部落中生活。部落即原住民的家,而不是一间间屋才是家,门窗不上锁,但凡经过便会互相打招呼,甚至户主家人外出不在家东西直接寄放在屋中也没有问题,因为左邻右舍其实都是亲戚。这样的环境,让移居台湾的阿紫感到很温暖。第四张照片,是部落中的小孩,阿紫会带他们外出游玩,也会照顾他们做功课。第五张照片,台湾平地年青人,来部落做义工。第六张照片,部落中的长辈,也一起整理和回收资源,可见部落中人重视部落这个家。阿紫表示,香港一落街便是便利店,而部落则要驾车十五分钟左右才到便利店;住到部落中,香港人未必习惯,但因著部落中孩子、长辈、其他族人甚至外来义工的陪伴,部落生活便变得不那么难去适应。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阿紫表示初次见面,让丈夫父母感深刻的,是自己认真和坚定的信仰,令丈夫父母看到自己与丈夫有相同的价值观,日后的家庭能和睦,其他如语言和文化能够学习补救,但价值观是最重要的。

远赴台湾结婚至今三年,主持问有何原因令阿紫来到台湾。阿紫说当年大学交流时差点遭遇车祸,令阿紫深感上帝救了自己一命,冥冥中将自己与台湾连系上;由于阿紫为虔诚信徒,与传道师结婚也意味著更多地在教会事奉,而阿紫也很乐意参与其中。

主持追问又有何挑战?阿紫丈夫为家中长子需要承继家族,长辈多有微言担心阿紫分薄贵族血统,丈夫父母努力沟通和协调。阿紫表示,大家最后看到婚照她头戴羽毛,就是丈夫父母争取的成果──保留贵族婚礼的礼仪:除了头戴羽毛,阿紫的服装上也有贵族的图腾,亦有新郎以花轿载新娘从婚礼现场回家的贵族婚礼仪节等等。阿紫表示这些礼仪,主要让族人明白阿紫是被接纳的,族中长辈更为阿紫取了一个排湾族名字叫「SANGKILJ」;原来排湾族的名字也带有阶级色彩,族人一听便知道是排湾族贵族的名字,因这个名字是阿紫丈夫嫲嫲的名字,阿紫以为用意是长辈过世以后名字可以继续被承继,但事后阿紫和丈夫聊起排湾族名字的意思,丈夫表示名字本身没有特别的意思,也不一定要取已离世之长辈的名字,反而是一种传承的期待,期待被赐予名字的族人可以学习长辈美好的品格和人生态度。阿紫说,丈夫父母是在可选择范围内,取一个最高级的名字给阿紫,希望阿紫可以学习丈夫嫲嫲对信仰的坚定不移和尽心尽力照顾家人之美好品德等;阿紫感谢丈夫父母的努力,尽力帮助阿紫能够融入排湾族。阿紫说丈夫父亲是牧师,认为上帝为大,只要阿紫也是虔诚信徒便应被接纳,而阿紫表示基督教福音与原住民文化的融合仍是现在进行式。

主持又问阿紫有何特质?阿紫表示初次见面,让丈夫父母感深刻的,是自己认真和坚定的信仰,令丈夫父母看到自己与丈夫有相同的价值观,日后的家庭能和睦,其他如语言和文化能够学习补救,但价值观是最重要的。阿紫进一步表示,阿紫不难适应部落生活,因以基督信仰为主,在哪里生活也不要紧,身边没有香港家人陪伴便视部落族人为家人,金钱也不是最重要,心灵满足更重要。这也让丈夫父母释怀,不用担心多姿多彩生活的香港人不适应部落生活。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或者在他们眼中,我也重视人的关系。我重视不同的朋友,愿意帮助身边人,发起与人的连结,能与人连结我很快乐,或者丈夫父母看到我这个特质,跟原住民重视家庭和人际关系的文化很接近。

阿紫进一步表示,儿时也曾经历贫穷,曾领取综援,童年这样成长也很快乐,便发现不一定要很有钱;年青时经历至亲离开,让阿紫明白人与人间的相处更为珍贵,特别是高中时父亲病发,在家长时间陪伴让阿紫有很多安全感。阿紫大学毕业后当社工,汶川地震后到灾区照顾灾民,深感再有钱和再多奢侈品,最后能保得住的只有生命;再加上阿紫亦曾参与自杀者家人的支援,自杀不分有钱或贫穷,让阿紫明白「物质富裕但心灵空虚,也无法让人走到最后」。

能够让丈夫父母接纳自己,细问之下,还有更多事情。第一次见面,或者父母认为只是开始,异地恋能否成功还看他们的造化;拍拖半年后,男友因疲劳驾驶导致车祸伤及左脚,男友致电阿紫提出分手,以免拖累她,阿紫在电话间先稳住其心情,并到台湾陪伴男友康复,或者相处多了也让丈夫父母更认识阿紫。「或者在他们眼中,我也重视人的关系。我重视不同的朋友,愿意帮助身边人,发起与人的连结,能与人连结我很快乐,或者丈夫父母看到我这个特质,跟原住民重视家庭和人际关系的文化很接近。」在阿紫选的照片中,多是群体生活;特意提及夫家为自己家人造头上花环,因为阿紫也重视夫家的接纳;在四川工作,跟同事廿四小时相处也没有问题,阿紫说只要有人的地方,就能生活。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在故事交换故事环节,Andy问当时知道男友受伤,有何深刻的心路历程?阿紫说提早了体验家庭生活,康复期间常陪伴男友,因脚伤无法远行,阿紫常常和男友聊天,异地相隔也透过电话联系,交换了不少想法,经历过单靠聊天也可以拍拖的日子,婚后生活应该能适应,也感到夫家的支持,两家人彼此接纳感觉美好。Lulu表示自己也与台湾伴侣分隔两地,靠视像电话维持关系,有点感触,欣赏阿紫靠电话维持关系,阿紫表示明白思念对方的心情,而聊天的过程也帮助认识彼此,奠定日后长远关系的基础。Kimling提问阿紫和当时男友聊什么?阿紫表示会介绍彼此的家人和友好的朋友,认识对方的生活,了解彼此的观点与想法,也会在见对方家人朋友前有所期待,令短聚更立体和深刻。

Chitat追问原住民中的父母观,阿紫表示真的没有分,父辈男性皆是「KAMA」,母辈女性皆是「KINA」,除了在谈及特定人物时,才会在「KAMA」后加上长辈的名字,原住民观念中,所有人都是自己的长辈,也会尽量无差别对待,家族聚会都有很多家人,例如阿紫曾经历最初来到部落,许多族人擦身而过时都会热情跟上来跟她说,「我是你的谁谁谁」,详细告诉她族人和夫家有何亲戚关系,让阿紫感到几乎全部落都是自己的家人,而阿紫亦很欣赏排湾族这种能够保留亲友家人间完全亲密的关系,缓解阿紫的思乡。

 

 

 

 

撰文:刘剑玲

book-story.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