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s.asia 由真人網絡推動
联络我们 捐款支持 注册/登入 ENG
Wefoto
联络我们 捐款支持 注册/登入

故事

‹ 去主题页 ‹ 回到故事页

戚本乙

页面建立日期
2021.03.18

页面更新日期
2022.06.03

×

预约会见


! [姓名] * 必须填写


! [电邮地址] * 必须填写 ! [电邮地址] 请填写有效电邮

! [联络电话] * 必须填写 ! [联络电话] 请填写有效联络电话


! [组织] * 必须填写


! [开始会见日期及时间] * 必须填写

! [结束会见日期及时间] * 必须填写
! 开始日期及时间不能在结束日期及时间之后 ! 开始日期必须在目前日期或之后


! [预计参与人数] * 必须填写


! [地点] * 必须填写


你已成功提交预约会见,我们将会尽快处理您的申请。
×

回应/补充

* 必须填写


! [姓名] * 必须填写


! [电邮] * 必须填写


! [网址] * 必须填写

! [我有以下回应/补充] * 必须填写

选择附件 更改 删除
(最多可上传10个附件,总附件大小不得超过100MB。)
! [出了点问题,请再试一次。]
! [附件上传超过了最大附件数量。]
! [上传的附件超过100MB的大小上限。]


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应/补充。

转化躁郁成优势

Adobe Flash Player Loading ...

按此阅读影片的文字记录


 

 

Benita自小学习成绩优异,是一名杰出学生,以为人生一帆风顺,但是二十四岁时患上躁郁症,病情一直反复缠绕多年,现在学习与此病共存。茶座一开始,Benita说可能是在美国读书的压力和孤立的环境、单亲家庭的背景、同样患有躁郁症的爸爸等因素,导致自己发病,非常干扰日常生活,后来更要回港治疗。治疗过程要试不同的药,这些药会导致思绪混乱、容易发脾气,有一次Benita更在车上打家人发泄情绪,最终被送入院治疗。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我会以mood chart记录自己的情绪,留意什么因素影响自己开心或不开心,不同心情又会有不同的行为。

Benita说医院帮到自己,主要是因为医院的作息定时,「原来一大早起床是很美好的,同时因找到适合的药物,情绪也稳定多了。」更重要的是,住院期间可让医生进一步观察病情,确诊为躁郁症后方能对症下药,Benita的情况得以改善。在茶座故事交换故事环节中,Benita进一步指医院其实并不可怕,特别对中度至严重患者很有帮助,Benita说有一本书提及波士顿有一间精神病院(McLean Hospital)供厉害的学者入住,医院内甚至有读书会,笑言假如有天要入院自己也想进这间精神病院看看。

除了入院治疗和药物,Benita也会帮助自己,「我会以mood chart记录自己的情绪,留意什么因素影响自己开心或不开心,不同心情又会有不同的行为。」这十几年来病情能够受控,除了定期食药,外展和潜水等户外活动、朋友等亦帮助了她不少,现在Benita接受了自己患有躁郁症,定时观察自己的情绪变化。

主持追问理科背景对她的帮助?原来Benita读Marine Biology(海洋生物学)有科学的底子,住医院时看有关躁郁症的书,知道mood chart帮到自己。此外,Benita热爱海洋生物,十八岁已考了潜水教练牌,喜欢带人了解海洋世界,现在亦有教身心障碍者潜水。只要潜水,Benita便进入了宁静的世界,潜水能帮助她放松,有治疗的功效,能平静内在情绪。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自己冲动和急躁,但当面对需要同理心的情景时,又可以很有耐性。

在外展工作方面,由于Benita是女教练,上司多请Benita做伤健人士或边缘社群的工作,此后Benita也感到自己的同理心增加了,明白多了他们的需要。例如Benita曾带领释囚外展活动,由最初他不积极参与,到最后主动帮助大家扎木筏,其故事也曾在香港电台节目中分享。

Benita认为自己与其他教练不同之处,是自己很patient(耐性),特别是要教不同能力的人,例如一般人在外展训练当中会经历跳海,但面对一群可能没有到过海滩或泳池的中度弱智参加者,Benita与他们围圈,手拖手尝试步进水中,这个过程花了两个小时,因为要处理参加者的各种情绪如害怕和担忧。原来Benita说「自己冲动和急躁,但当面对需要同理心的情景时,又可以很有耐性」,Benita两极的特性再次显现。

另一个例子是Benita教一位轮椅使用者及罕有病患者潜水,她会主动提早半小时到达场地,又专心听讲,理论课测验都得到一百分,后来这位轮椅使用者主动举办生前告别礼,Benita在其中分享感动落泪,因为即使她身有残障也愿意积极尝试。还有只有一只手也能修单车链的高Sir,都让Benita感动,「我无理由说自己精神病患者或是性小众而不去尝试。」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躁郁症有不好的地方,但适当地管理精神健康,可为人生带来advantage(优势)。

同是躁郁,在每一个人身上的呈现都不一样。Benita既然希望驾驭和转化自己的躁郁症,主持追问躁郁带来的好与坏?Benita指躁郁症令她有自毁和抑郁倾向;尤其2019年与前女友分手,情绪更不稳,再加上社会事件也带来创伤,Benita胃痛至入院。

创作方面,Benita指有时候不吃药,可以保持小小的情绪高涨(hypermanic),是创作力高峰之时,只要还未到manic(躁狂)便可,当然也要适可而止,以免影响睡眠和工作。Benita形容自己是一个非常双鱼座的人,有时很有创意,有时很情绪化,朋友则说她是性情急躁之人。有时不吃药,只因Benita喜欢自己富创意的一面,那时可以不睡觉,可以作曲和写作,Benita很享受这些时刻,她说不少艺术家利用自己的躁郁去进行创作,自己希望能好好运用躁郁,转化这标签成为自己的优势。同时是科学底又有创意,Benita形容自己是「creativity within a system, work under the framework」,Benita以自己为实验,看看吃药情况与自己创作的关系,也观察在药物影响下创意能到达的边界。

Benita正在营办一社企Encompass HK,以可持续发展为目标,以往因性小众的身份较多做LGBT+倡议,去年年尾开始Benita公开谈自己的躁郁症,明白可能有标签效应,但Benita也想多点在工作上提及精神健康,透过自己与人互动带出讯息:「躁郁症有不好的地方,但适当地管理精神健康,可为人生带来advantage(优势)。」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Awareness(意觉)是重要的,要承认自己有这个病,留意自己的情绪,这样反而容易控制病情。

主持问游走于心急与耐性、创意与狂躁等等的两极,是如何做到的? Benita表示不完全可以控制到,但「awareness(意觉)是重要的,要承认自己有这个病,留意自己的情绪,这样反而容易控制病情」,提高awareness的方法包括mood chart记录情绪起伏的数据。问如何接纳自己有病症?Benita表示经历无法读博士和入医院的经历,让自己接纳不是凡事能尽如人意,反而自己成立社企,渐渐摸索出一条路。

感谢Benita的分享,让我们了解她躁郁两极的世界。

 

 

 

 

撰文:刘剑玲

book-story.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