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s.asia 由真人網絡推動
联络我们 捐款支持
Wefoto
联络我们 捐款支持

故事

‹ 去主题页 ‹ 回到故事页

梅妹

页面建立日期
2018.11.19

页面更新日期
2020.01.09

×

预约会见


! [姓名] * 必须填写


! [电邮地址] * 必须填写 ! [电邮地址] 请填写有效电邮

! [联络电话] * 必须填写 ! [联络电话] 请填写有效联络电话


! [组织] * 必须填写


! [开始会见日期及时间] * 必须填写

! [结束会见日期及时间] * 必须填写
! 开始日期及时间不能在结束日期及时间之后 ! 开始日期必须在目前日期或之后


! [预计参与人数] * 必须填写


! [地点] * 必须填写


你已成功提交预约会见,我们将会尽快处理您的申请。
×

回应/补充

* 必须填写


! [姓名] * 必须填写


! [电邮] * 必须填写


! [网址] * 必须填写

! [我有以下回应/补充] * 必须填写

选择附件 更改 删除
(最多可上传10个附件,总附件大小不得超过100MB。)
! [出了点问题,请再试一次。]
! [附件上传超过了最大附件数量。]
! [上传的附件超过100MB的大小上限。]


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应/补充。

银龄族在街头狂欢?「登六」阿姨:平日真系无嘢玩

梅妹每逢菜街开放的日子,便到场狂欢劲舞。记者好奇她平日做什么,为何扬言杀街她会死,于是邀约她坐下来静静地做访问。我们相约星期二,她说要去文娱中心跳舞做义工,中午在家装扮后就出门,拖着一箱替换的衣饰行装,从家所观塘乘车往上环。记者也跟着看个究竟。

登台做义工满足表演欲 为长者带来欢乐

文娱中心的后台里,与梅妹年纪相若的十多名「歌手」在set头、化妆、装身,轮流出场高唱表演。梅妹从行李箱取出一件珠片舞衣,几分钟换上便出场。原来她所谓的做义工,是充当几个歌手朋友的dancer,在旁伴舞。不管快歌慢歌,她几个朋友一上台献唱,她便尾随出场,跟着音乐和歌词,在台上一旁扭动身体跳舞。

这场表演是梅妹的中年朋友Louisa,与两个做工程师、做厂生意的兄长,每月特意请假一两天,自掏腰包付场费举办。他们广邀爱唱歌的同龄人登台表演,让观众免费入场观看。这类怀旧金曲骚当然不合年轻一代的口味,却每次也吸引不少区内老弱长者撑着拐仗入场欣赏。主办的Louisa只想老人家睇得开心,亦满足银发族的表演欲。

40来岁的Louisa与一众歌手这天皆穿上盛装舞裙、浓妆艳抹演出。她看着后台一班银发表演者,说她们平日没甚机会装扮自己,有些在退休、儿女长大后, 50、60几岁仍行得走得,在家没事做,对住四面墙百无聊赖,她和两兄长就想不如组织起来,「让她们有机会乘机装扮自己、唱歌跳舞,也带些欢乐给老弱长者。」

高龄人娱乐节目少 平日有咩做? 

于是几年前开始,梅妹已跟着Louisa和一班银龄人,去不同社区会堂和安老院义务表演,为长者提供免费娱乐,「因为区内老人家平时也没甚娱乐,所以每次见到我们载歌载舞就好开心。有些行动不便亦很难请他们去哪里看表演,只能由我们落到不同区演出。」Louisa说。

当台下的白发观众送上掌声,梅妹跳得更起劲。(图片来源﹕香港01,吴钟坤摄)

Louisa说不少长者观众每次也很期待看骚,但一些非牟利机构没多资源和时间为长者筹办这类娱乐节目,「我们惟有自费订场,派免费票、贴海报宣传有表演睇,请区内长者入场欣赏。」

梅妹自言去过港九新界许多社区中心跳舞。上周六在菜街全日不见她踪影,原来是获邀到油塘一个社区中心做义工表演。但这类社区表演确实不多,梅妹平日睡到日上三竿,还有半天空档怎过?她说多数饮吓茶、行吓街,去餐厅食吓嘢,「真系无咩特别嘢做」,因此最期待是星期六日去菜街劲舞耍乐。

家住老人邨 「不想似老人呆坐虚度」

她家住观塘,30多年前一家四口搬进乐华邨,两个女儿近年结婚后各有家室,一屋只剩她与丈夫这对老夫妻。家所附近的体艺公司开办数百元的经脉操、跆拳道班,她无兴趣参加;康文署在区内举办「活力长者计划」,她亦因不足60岁以上而无法参加。

家楼下服务弱能人士、妇女和孩子的社区中心,皆不是梅妹应到之地。她又不想如邨内长者坐在平台眼光光虚度时晨,所以多数去屋邨的茶楼、大家乐和麦当劳凉冷气,打发时间。夜晚再看看到哪儿听歌跳舞。

记者约她在家附近访问,她笑称拣选了全衣柜最斯文的穿搭邀约,说穿得前卫或扮靓去夜蒲从不是为结识异性;丈夫是她当年住柴湾的街坊,婚后同住进乐华邨亦不时与她往油尖旺夜蒲。(图片来源﹕香港01,林可欣摄)

天生贪玩 已为人母仍喜爱夜蒲

当了家庭主妇40多年的梅妹,未够20岁就结婚在家相夫教子。她16、17岁做工厂妹,19岁经朋友介绍入职Disco做侍应。「天生钟意玩,以前一收工就去听歌跳舞,揾份工有得跳舞啱晒啦。」当时她在铜锣湾有名的的士高打工,「叫『心恋』,楼下系餐厅食嘢,楼上系听歌跳舞,一边开工传餐饮,一边跳舞,感觉很爽。」

婚后当全职主妇,20几岁女却依然喜爱夜蒲。两个小女儿晚上早睡,她便偕丈夫到夜场跳舞。尖沙咀、旺角和湾仔一带皆是她的蒲点,「间间都去过喇,全部都系Disco听歌跳舞咁样。」

她夜夜狂欢还不心足,后来更带上女儿去老少咸宜的酒楼吃饭,一边听着朱咪咪、黑妹等酒楼歌手唱歌,一边抖抖脚、动着身子吃饭。「翠利华呀,新利晶呀,𠮶啲都系餐厅酒楼,都系唱怀旧金曲,唱〈情花开〉、〈路边的野花不要采〉、〈梅兰梅兰我爱你〉好好听,可以跳舞啰。」

杀街倒数两星期,梅妹(左二)赶紧与歌档与其他观众拍照留念,记住数年来的街头回忆:「我们原本互不相识,跳跳吓熟络后,每次跳完舞就一齐去食宵夜。」(图片来源﹕香港01,郑子峰摄)

于菜街寻回昔日舞池

那是1980、90年代,香港娱乐场所最兴旺的光景。梅妹从这些酒楼和夜场的常客,见证它们被时代淘汰,渐渐离场,自己的娱乐空间也愈缩愈小。如今她每逢周三便往佐敦一间名为「Bar City」的怀旧酒吧跳舞,有时更召来一班中年的观塘街坊一同去夜蒲,「星期三女士之夜,收费较便宜,一百多元。但以前一百蚊都唔使呀。」还有油麻地一个小型西餐厅,有歌手驻唱怀旧金曲,也能让她跳舞尽欢,但人均消费至少百元。

她本身不知菜街有什么唱歌表演,三年前朋友带她去猎奇玩玩,「点知一跳就上瘾喇。」大概除了因为现场像她昔日劲舞狂欢的舞池,她说旺角菜街有种其他地方不可取缔的热闹气氛。她形容菜街歌者与观众是个大家庭,让她认识志同道合的新朋友,散场结伴去食宵夜,亦让她重遇多年不见的旧朋友。「我档档都识,嘉嘉、叶Sir、开心乐队都系歌档主理,畀我哋喺佢个档度跳舞。」

自小爱扮靓:我不是大妈

在菜街一晚几小时,她会在四五个歌档跳舞,散场最后半小时必定去「开心乐队」的歌档支持,全因档主一直对她有情有义。她说三年前初到菜街跳舞,不少歌档见她一身打扮皆表现歧视厌弃,只有开心乐队的林生说不要紧,让她来跳舞。「林生个旧拍档呀、啲街坊话我奇装异服,唔欢迎我;之后仲衰,话我系大妈呀,我就要扮得更靓畀佢哋睇!」

她每次也悉心打扮才去跳舞。小时候母亲已买来漂亮童装和头饰,为她梳头扮靓。年轻时她电过箭猪型的Punk头,后来留长发依然要鬓辫梳髻。「无办法,我由细到大都钟意扮靓,𠵱家染头发系想遮住啲白头发。」

她自言造型百变,身体怕热怕焗,因此多穿吊带衫、小背心、露背装和短裤。「旺角Lady Gaga呢个名唔系我改㗎,系有次喺旺角跳舞有张相影到我跳上张凳度,啲人就话改我做Lady Gaga喇。」梅妹说。

菜街最后一夜,梅妹依旧悉心打扮到场。因为有「旺角Lady Gaga」这称号,梅妹曾被外国歌手Lady Gaga的香港歌迷投诉,请她不要与Lady Gaga相提并论。(图片来源﹕香港01,郑子峰摄)

记者看她跳舞有板有眼,懂得跳查查、伦巴和社交舞,梅妹却摇头说没学过,听住歌便跳起来。她透露近来学懂广场大妈的集体舞,但并不喜欢这类舞种,最爱跳Disco「周身郁」的舞步。

我哋系香港土生土长,系香港妈妈,港妈!

她一直不明白何解自己也被称作大妈。「大妈系大陆𠮶啲嘛,我哋系香港土生土长,系香港妈妈,港妈!」,又拒绝别人称她「梅姐」,「唔好叫我阿婆、阿姐,我系梅妹!」她说已习惯面对种种负面标签和谩骂,倒是政府决定杀街,让她难过。

获怀旧餐厅欢迎加盟 「只想跳舞跳到老死」

她知道港人谩骂背后,全因这街道实在嘈吵混杂。「今年真系特别嘈,一开始有几档,之后第五六七八档都咁大声,梗系嘈。但点解政府唔管制呢,一句杀咗佢算呢?」

近日正式杀街前夕,她开始四处为自己找节目。最终油麻地那间她常光顾的小型西餐厅,应允让她继续夜夜跳舞狂欢,免费驻场跳舞搞气氛;并贴出海报,表示因应政府的杀街措施,「为延续这街头表演艺术和怀旧音乐情怀」,该餐厅热烈欢迎梅妹一众街头艺人加盟午间音乐茶座,及晚间音乐环节。

梅妹说杀街后,除了继续跳舞做义工,那餐厅或是她仅余的欢乐天地。「观塘海滨、尖沙咀天星码头都有人唱歌,但𠮶啲都系后生仔。不过唔理得咁多,去探吓路啰,我喺一旁跳舞啫。老唔老,你都会老嘅?咩为之老呀?我𠵱家60岁好老咩?但我有30几40岁嘅谂头。」

快60岁的她不讳言自己天生贪玩,「除非我死咗或跛咗,否则我要跳舞跳到我断气一刻。」

 

本文获《香港01》授权转载 

原文连结:  【菜街没落1】银龄族在街头狂欢?「登六」阿姨:平日真系无嘢玩
原文刊登日期﹕ 2018-07-29
记者﹕林可欣
摄影﹕吴钟坤

 

book-story.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