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s.asia 由真人網絡推動
聯絡我們 捐款支持 註冊/登入 ENG
Wefoto
聯絡我們 捐款支持 註冊/登入

故事

‹ 去主題頁 ‹ 回到故事頁

Ben Sir

頁面建立日期
2021.07.09

頁面更新日期
2021.08.19

×

預約會見


! [姓名] * 必須填寫


! [電郵地址] * 必須填寫 ! [電郵地址] 請填寫有效電郵

! [聯絡電話] * 必須填寫 ! [聯絡電話] 請填寫有效聯絡電話


! [組織] * 必須填寫


! [開始會見日期及時間] * 必須填寫

! [結束會見日期及時間] * 必須填寫
! 開始日期及時間不能在結束日期及時間之後 ! 開始日期必須在目前日期或之後


! [預計參與人數] * 必須填寫


! [地點] * 必須填寫


你已成功提交預約會見,我們將會盡快處理您的申請。
×

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 [姓名] * 必須填寫


! [電郵] * 必須填寫


! [網址] * 必須填寫

! [我有以下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選擇附件 更改 刪除
(最多可上傳10個附件,總附件大小不得超過100MB。)
! [出了點問題,請再試一次。]
! [附件上傳超過了最大附件數量。]
! [上傳的附件超過100MB的大小上限。]


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應/補充。

放棄好簡單,堅持很困難而值得

Adobe Flash Player Loading ...

按此閱讀影片的文字記錄


 

Ben Sir,全職游泳教練,創辦泳會「A1 Swimming Club」;疫情期間,幾乎全年呆在家。Ben Sir慨嘆,不少同行轉行送外賣,然而外賣也不夠養家。Ben Sir則靠投資和儲蓄過活,又因為自己的泳會與其他機構簽了合約,不想因疫情中斷合作關係,令Ben Sir不想轉行,希望捱到最後。

茶座一開始,Ben Sir訴說疫情之苦。去年疫情期間,泳池只有三個月開放;今年四月泳池重新開放,然而限制入座率卻令泳池大排長龍,熱門泳池排隊時間達1.5小時,嚴重影響市民學習游泳和學生練水的意欲。Ben Sir表示,政府將泳池列作高風險場地,有時連室內健身室也可以開放,泳池卻關閉並不公平,因為泳池水的氯氣能有效殺菌。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自己好喜歡當游泳教練,放下有點於心不忍。

影響所及,Ben Sir泳會的泳班全部停止,因大排長龍難以協調所有學生進泳池的時間,合作機構的泳班亦暫停;Ben Sir現時只教零散的私人班,亦無法提供工作機會予泳會的十幾位兼職教練。同行有些轉做外賣,甚至轉做地盤和金融業;Ben Sir自己則想留在本行,創辦泳會至今達九年,難得建立信任的合作關係,而且Ben Sir表示「自己好喜歡當游泳教練,放下有點於心不忍。」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從Ben Sir分享的照片中看到,在合作伙伴開設的泳班,有親子、小孩泳班,第一張照片是幾個小孩在習泳,第二張是泳會兼職教練與來自不同種族的習泳小孩合照。第三張照片,泳會舉辦比賽以鼓勵學生進步,Ben Sir表示最受歡迎的是親子比賽;第四張照片,泳會在一所學校泳池舉辦比賽,因希望容納更多參加者,第二年改為在公眾泳池舉辦。第五張照片,是各區泳池排隊情況,Ben Sir表示如此大排長龍更易傳播病菌,泳池限制入座率亦嚴重影響教練生計,希望將入座率由五成提升至八成,減少排隊聚集亦有助教練維生。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我們是人,不是機器。

Ben Sir慨嘆,疫情對泳界影響深遠。有學生本來足以代表香港比賽,因疫情缺少練習,成績難以維持,要回復本來狀態並不容易,「我們是人,不是機器」。Ben Sir指在香港做運動員甚艱難,到達代表香港的水平,每天至少練習五六小時達十幾年,受疫情影響深感惋惜。這位學生,四五歲時跟Ben Sir習泳,因習泳治好全身濕疹,繼續學習直至Ben Sir推薦他到更好的泳會,甚至加入香港代表隊,Ben Sir現時仍會個別指導這位學生。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教練方面,兼職教練固然沒有工作,全職教練以往收入可達七八萬,至少也有五六萬,現在工作量不到以前三成,收入減少導致婚姻和家庭問題,正在供樓的教練更是苦不堪言,疫情期間有教練打兩三份工以賺取更多收入。

每個小孩的性格、身體、領悟力不同,要針對小孩的特性來教。

主持留意到Ben Sir少提及游泳專業名詞,反而多談親子和教導小孩,原來Ben Sir表示「一位小孩學得不好,要不是家長有問題,就是教練有問題。技術不是最重要,因為這都是千篇一律的,但每個小孩的性格、身體、領悟力不同,要針對小孩的特性來教。」例如過度活躍症的小朋友,不能重複地踢腳,Ben Sir表示小朋友要感到箇中趣味,才會繼續學習。

Ben Sir曾到各泳會當教練,接觸不同的教學法。傳統泳會的教法,著小孩不停踢腳,Ben Sir見證不少小孩「扭計、喊、頂唔順」,因為練習太疲累;又見小孩怕水,有教練分散小孩注意力以便頭部落水,更令其反感不想再學。較為國際化的泳會,教練以享受的心態教水,跟小孩玩玩具,再以競賽形式引起其興趣,當小孩主動學習時,再授以基礎動作。Ben Sir從模仿其他教練開始,慢慢建立自己教學的心得。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這些心得,包括如何應對家長。曾試過有小孩感辛苦便不再學,Ben Sir表示總有方法引導小孩,視乎家長會否配合,例如小孩想提早下課,家長宜躲起來不讓小孩見到;又例如家長不要說「學游水」,可以說「玩游水」,或以糖果美食引誘之。似乎Ben Sir不只教小孩游泳,更是教家長如何跟小孩溝通,甚至牽涉到如何教養小孩。曾有一小孩進度較為落後,Ben Sir接手後明白問題出在家長身上,「小孩游一會兒,流鼻水,媽走過來抹;再游一會,小孩說口渴,媽來餵水;再游幾分鐘,小孩要上洗手間。」Ben Sir表示「其實小孩不怕水,是學得到的,問題是家長干預得太多,同時小孩疲累便不上課,進度無法保持。」是故小孩能否學會游泳,跟家長有莫大關係,「對我來說,沒有學不到的小孩,只有教不到的家長。」

 

希望疫情盡快完結,以免流失更多經驗豐富的教練。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到故事交換故事環節,Andy問為何堅持繼續教水,Ben Sir表示累積多年的技術和教學經驗十分寶貴,希望可以繼續;中學時做救生員感沉悶,見人教水便主動聯絡並走上教練之路,未試過做其他行業。Kimling表示Ben Sir不會拖延,試過有學生基礎穩固,可以一兩堂便學會蝶式,並感謝Ben Sir幫助自己經歷水深過頭,Ben Sir表示游水跟陸上運動不同,水中環境有其危險性,心理建設非常重要。Kit Mui問游水能否網上教學?Ben Sir表示游水的確無法網上教學,希望疫情盡快完結,以免流失更多經驗豐富的教練。

 

 

 

 

撰文:劉劍玲

book-story.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