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s.asia 由真人網絡推動
聯絡我們 捐款支持 註冊/登入 ENG
Wefoto
聯絡我們 捐款支持 註冊/登入

故事

‹ 去主題頁 ‹ 回到故事頁

Anthea

頁面建立日期
2021.07.02

頁面更新日期
2021.08.19

×

預約會見


! [姓名] * 必須填寫


! [電郵地址] * 必須填寫 ! [電郵地址] 請填寫有效電郵

! [聯絡電話] * 必須填寫 ! [聯絡電話] 請填寫有效聯絡電話


! [組織] * 必須填寫


! [開始會見日期及時間] * 必須填寫

! [結束會見日期及時間] * 必須填寫
! 開始日期及時間不能在結束日期及時間之後 ! 開始日期必須在目前日期或之後


! [預計參與人數] * 必須填寫


! [地點] * 必須填寫


你已成功提交預約會見,我們將會盡快處理您的申請。
×

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 [姓名] * 必須填寫


! [電郵] * 必須填寫


! [網址] * 必須填寫

! [我有以下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選擇附件 更改 刪除
(最多可上傳10個附件,總附件大小不得超過100MB。)
! [出了點問題,請再試一次。]
! [附件上傳超過了最大附件數量。]
! [上傳的附件超過100MB的大小上限。]


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應/補充。

即使夢想遙不可及,堅持信念做就對了

Adobe Flash Player Loading ...

按此閱讀影片的文字記錄


 

 

有些夫婦因各種原因而無法成孕,需要借助體外人工受孕(IVF)的方式來協助懷孕,Anthea(化名)就是其中一位。問Anthea其中的艱辛?她說:「你永遠不知道自己何時才可以成功,去到別人不費吹灰之力便可以輕易去到的起點。」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即使夢想遙不可及,堅持信念做就對了。

茶座一開始,Anthea從相片開始說故事。第一張相片,是一粒肧胎和一個新生嬰兒。Anthea表示「很多人以為有小孩是理所當然,其實背後有很多不為人知的辛酸經歷」。2012年結婚,兩年後仍無所出,不育原因未明,Anthea開始做人工受孕;直至2019年11月Anthea到台灣,第九次植入肧胎才成功,於2020年誕下嬰兒。第二張相片是排卵針,Anthea指人工受孕過程辛苦,每每打排卵針後反應過敏,肚脹、腹痛,更曾因此入院治療四天。第三張相片,Anthea抽了十幾粒卵子,培育其中十粒成為肧胎;幾天後護士說可能所有肧胎都死掉,Anthea獨自一人在醫院流淚痛哭。 

第四張相片,Anthea開設facebook專頁「80後半肥瘦師奶日記」,把經歷和心聲以日記形式抒發,更將日記印刷成書送給幾位同路人,當年是Anthea人工受孕第五次失敗的時候。第五張相片,寫著「即使夢想遙不可及,堅持信念做就對了」,Anthea失敗了兩次以後,開始到台灣做人工受孕,再嘗試幾次以後才成功,打針抽血成了家常便飯。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無人可以讓我傾訴,身邊也沒有朋友做人工受孕,這個facebook page讓我認識同路人,彼此扶持。

主持問Anthea為何在社交媒體公開經歷?Anthea說開始之時是自己的日記,透過書寫來抒發心情和記錄細節,在沒有特別推廣下,漸漸有人找到此facebook專頁並inbox提問,Anthea用心分享經驗,至今累積千幾個like。「無人可以讓我傾訴,身邊也沒有朋友做人工受孕,這個facebook page讓我認識同路人,彼此扶持。」 

主持問Anthea如何有動力捱過這五六年做IVF的過程?Anthea表示自己很渴望有小孩,「可能是很想當媽媽這個渴望,驅使我去找資料和做人工受孕」。屢經失敗,Anthea開始思考二人世界也可以很開心,有點放開執著,「尤其到2019年,深感青春流逝,自己已成高齡產婦,或許可以有其他人生目標」,想放開時卻在這年成功懷孕。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那種滿足感好大,令我的想法不同了,不再執著於生小孩,有了另一個目標。 

問2019年這個轉捩點發生了什麼事,令Anthea放得開?努力了那麼多年也未能成功,Anthea開始動搖,之前為了人工受孕一直不敢做劇烈運動,這次Anthea決定豁出去,跟丈夫去滑雪。努力不懈跌倒再試,最後Anthea溜到一定的距離,終於在滑雪這事上取得一點點滿足感,「日後即使沒有小孩,跟丈夫去滑雪也不錯呀。」Anthea說因自己的毅力和堅持,而學習到滑雪,「那種滿足感好大,令我的想法不同了,不再執著於生小孩,有了另一個目標。」Anthea甚至想過相約另一位放棄了IVF的同路人一起去滑雪。滑雪,Anthea表示要大膽、堅持、衝下去,要一直練習技巧,而且「衝下去雪道,很開心,完成了目標,有很大的滿足感」。 

Anthea表示2019年當時已沒有看中醫和針炙,只做運動和戒口,甚至在植入肧胎後,買了一千塊拼圖,砌至凌晨來分散注意力,反而成功懷孕,「其實有很多人曾跟我說不要緊張,太緊張難以成功,但很難做到放鬆」。主持追問Anthea還做了什麼令自己放鬆?「我避免去任何有小孩的聚會,不看朋友與其小孩的合照,盡量去做運動分散注意力,只跟做IVF失敗的朋友聯絡,也是一種陪伴和支持。」最後肧胎順利著床,「小天使終於向我揮手了」,Anthea專心懷孕直至小孩出生,才真的鬆一口氣。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希望讓同路人知道,世界上不只你一個做IVF,仍有很多人在努力中,你並不孤單。

成功生小孩後,Anthea仍間中更新facebook專頁,繼續回答inbox提問,接受媒體訪問,鼓勵同路人。Anthea知道自己不是最艱難的一個,同時自己也經歷了不少,「希望讓同路人知道,世界上不只你一個做IVF,仍有很多人在努力中,你並不孤單。」Anthea說比較少香港人寫IVF,保持專頁希望讓無助的同路人多一個傾訴的對象,「不是很偉大的要做什麼,只是做到幾多就幾多,盡量解答問題」。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到故事交換故事環節,參加者Kitmui表示自己有朋友不育,欣賞嘉賓艱辛後終於成功,並提問會否想要第二胎?Anthea回應生小孩太辛苦和有風險,暫不考慮第二胎。Andy恭喜嘉賓成功生小孩,並提問嘉賓如何看香港和台灣兩地的醫療人員?Anthea回顧自己經歷,在香港抽卵後太痛入院,護士只走過來說「跟你談談肧胎情況,今天是day 5,有八粒已經死了,剩下二粒情況不好也有機會全部死掉」,Anthea表示醫療人員若能人性化一點,病人會比較好受;反過來台灣的醫療人員比較溫柔,會考慮病人的角度,例如會說「即使肧胎質素未如理想,也見過成功個案,不用灰心哦」,或者入手術室時護士會說「不用緊張呀」,病人會感到心安和溫暖。 

Kimling問作為朋友,可以如何安慰正經歷IVF的婦女?Anthea表示朋友可多給予空間傾訴,少怪責,少給予意見,因為現今資訊發達,相信當事人已用盡辦法,最後才走上IVF之路;或約出來吃飯聚會互相擁抱,或相約一起做運動分散注意力,多陪伴和支持朋友。Anthea再表示,家人、朋友和同事都知道自己要做人工受孕,這樣也容易得到支援,例如三年內二十次到台灣,同事也較能諒解,Kimling表示因不育而來的污名,若連家人也隱暪實在辛苦,Anthea表示每個人身體不同,若因病或身體缺失而尋求醫療幫助並不可恥。Chitat表示自己婚後很快有小孩,有點心理上沒太多準備地有了小孩,全家出動的畫面或會帶來刺激,是故不是有心便能成為同路人,深感有親身體會的Anthea擔任同路人角色,無可取替。 

 

 

 

 

撰文:劉劍玲

book-story.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