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s.asia 由真人網絡推動
聯絡我們 捐款支持 註冊/登入 ENG
Wefoto
聯絡我們 捐款支持 註冊/登入

故事

‹ 去主題頁 ‹ 回到故事頁

小易

頁面建立日期
2021.06.11

頁面更新日期
2021.08.19

×

預約會見


! [姓名] * 必須填寫


! [電郵地址] * 必須填寫 ! [電郵地址] 請填寫有效電郵

! [聯絡電話] * 必須填寫 ! [聯絡電話] 請填寫有效聯絡電話


! [組織] * 必須填寫


! [開始會見日期及時間] * 必須填寫

! [結束會見日期及時間] * 必須填寫
! 開始日期及時間不能在結束日期及時間之後 ! 開始日期必須在目前日期或之後


! [預計參與人數] * 必須填寫


! [地點] * 必須填寫


你已成功提交預約會見,我們將會盡快處理您的申請。
×

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 [姓名] * 必須填寫


! [電郵] * 必須填寫


! [網址] * 必須填寫

! [我有以下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選擇附件 更改 刪除
(最多可上傳10個附件,總附件大小不得超過100MB。)
! [出了點問題,請再試一次。]
! [附件上傳超過了最大附件數量。]
! [上傳的附件超過100MB的大小上限。]


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應/補充。

手天使以性為障礙者充權

Adobe Flash Player Loading ...

按此閱讀影片的文字記錄


 

 

小易,台灣手天使行政義工,亦是《有愛無陷:殘障者的情與性》執行編輯,書中訪問了不少香港殘障者的情與性故事。 

茶座一開始,小易便為我們介紹台灣手天使這個組織。台灣手天使主要為肢體重障及視障者提供免費自慰服務,重視社會殘障與性平等的倡議。台灣手天使團隊約五十人,包括與申請者交談的面談義工,搜尋和佈置無障礙房間及事前準備事後收拾的行政義工,提供自慰服務的性義工,還有翻譯義工協助將宣傳文章翻譯推廣。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小易因出版編輯《有愛無陷:殘障者的情與性》,認識了Vincent,亦於2014年開始參與手天使的工作。

手天使是由五至六位男同志成立的,於2008台灣同志遊行中,就有著「殘酷兒」這面旗幟。一開始是考慮到既是男同志又是殘障人士的需要,第一位接受服務的便是一位男同志重障者。至2013年有第一位女性性義工加入,便發展異性戀者的服務。 

肢體重障者無法自慰,手天使願意提供一生人三次的自慰服務,目的是希望政府和民眾重視身心障礙者的性需要。至於天生失明的人士,對性畫面或互動完全無知,只能靠聲音和其他感官接觸性,考慮到其獨特需要,手天使服務亦涵蓋失明人士。本著「Nothing about us without us」的信念,性權也由身心障礙者自己來爭取,是故手天使創辦人之一Vincent亦是輪椅使用者。小易因出版編輯《有愛無陷:殘障者的情與性》,認識了Vincent,亦於2014年開始參與手天使的工作。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小易形容跟母親溝通是『come out』的過程,母親也開始明白小易的工作,知道這是有意義的也感釋懷……小易甚至跟母親溝通性自主和性歡愉的話題。

問小易擔任手天使義工有沒有遇到任何阻力?小易指曾受香港一本週刊訪問,標題刊出小易全名,並指出是香港第一位性義工;當然標題與內容不符,小易是行政義工而不是性義工。小易形容跟母親溝通是「come out」的過程,母親也開始明白小易的工作,知道這是有意義的也感釋懷。反而後來父親問小易是否做「扯皮條」的工作?藉此更有機會打開與父親溝通的機會;小易甚至跟母親溝通性自主和性歡愉的話題。考慮到伴侶可能的感受,小易婉拒了當性義工;同時小易強調要能認同其工作,才能成為她的伴侶。 

投入手天使義工達八年,問有何難忘片段?小易指吸引她的畫面,是眾義工一起開會工作,向下望見滿載輪椅和腳的畫面,證明殘障人士的力量;有試過十年沒有離開過所住社區的輪椅人士,在接受服務後感快樂,願意走出來擴闊社交圈子,來到手天使跟其他義工朋友交往。一位腦麻痺者,接受服務後願意走出來,玩滑翔傘,想認識更多同性,接受訪問後被同事認出,這位腦麻痺者更坦誠出櫃自己的同性性傾向,其生命轉化令人感動。能讓殘障朋友走出來,願意社交,手天使功不可沒:除了自慰服務,手天使亦舉辦不同活動,例如一起到酒吧,辦殘障者性感相片展覽,辦BDSM性愉虐的講座……這些都讓殘障者擴闊想象空間,願意裝扮自己外出社交。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女重障者穿著性感內衣拍照,錄音記錄這次的感想,她說房間很美,自己要做一件勇敢的事,就是跟性義工開房……完事後,所有內衣會被丟掉,相片和錄音都會刪除。小易感慨,聽她錄音時更忍不住落淚。 

最深刻的是小易曾服務一位女重障者。2016年手天使服務第一位女申請者,從九十分鐘的服務是否足夠,到女性如何享用自慰服務,手天使義工花了不少時間討論。小易替這位女重障者洗澡,女重障者問哪裏是陰道,另一位義工以手指探入少許讓她知道;女重障者穿著性感內衣拍照,錄音記錄這次的感想,她說房間很美,自己要做一件勇敢的事,就是跟性義工開房……完事後,所有內衣會被丟掉,相片和錄音都會刪除。小易感慨,聽她錄音時更忍不住落淚。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到了故事交換故事環節,小易先介紹了幾張相片,包括她在台灣的手天使工作和參與遊行,到荷蘭了解殘障者領取津貼光顧性服務的政策等等。茶座參加者Lik問小易與殘障者面談的情況,小易表示面談了解障礙者的需要,喜歡的性畫面等等,而一生人三次自慰機會,是因為手天使希望倡議政府提供服務,而不是手天使提供。小易補充,假如障礙者愛上性義工,手天使尊重其自由交往,但必須由障礙者主動提出或拒絕;有一次當義工多謝障礙者,其接受服務等於加大了手天使的倡議聲音,障礙者感動非常因為從來沒有人多謝過自己;因每次服務需時間策劃,現時排隊輪候服務需時三年,甚至有障礙者等至去世也未輪候到。

Andy提問如何提升障礙者的自主權,小易指會鼓勵障礙者走出來,參加手天使的活動,或是交不同的朋友,擴闊社交圈子。Chris問障礙者對於性環境有提出過什麼有趣的要求,小易表示曾有障礙者聲稱自己是男同志,以便更快輪候到性義工,因男的性義工較女的多,誰知這位男障礙者卻在服務提供前一天才表示要女性義工,欺騙了手天使。Chitat問女障礙者的情況,小易補充女性本身少談性需要,女障礙者承認有性需要的更少,感謝女障礙者對手天使的信任。 

 

 

 

 

撰文:劉劍玲

book-story.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