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s.asia 由真人網絡推動
聯絡我們 捐款支持 註冊/登入 ENG
Wefoto
聯絡我們 捐款支持 註冊/登入

故事

‹ 去主題頁 ‹ 回到故事頁

阿紫

頁面建立日期
2021.06.11

頁面更新日期
2021.08.19

×

預約會見


! [姓名] * 必須填寫


! [電郵地址] * 必須填寫 ! [電郵地址] 請填寫有效電郵

! [聯絡電話] * 必須填寫 ! [聯絡電話] 請填寫有效聯絡電話


! [組織] * 必須填寫


! [開始會見日期及時間] * 必須填寫

! [結束會見日期及時間] * 必須填寫
! 開始日期及時間不能在結束日期及時間之後 ! 開始日期必須在目前日期或之後


! [預計參與人數] * 必須填寫


! [地點] * 必須填寫


你已成功提交預約會見,我們將會盡快處理您的申請。
×

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 [姓名] * 必須填寫


! [電郵] * 必須填寫


! [網址] * 必須填寫

! [我有以下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選擇附件 更改 刪除
(最多可上傳10個附件,總附件大小不得超過100MB。)
! [出了點問題,請再試一次。]
! [附件上傳超過了最大附件數量。]
! [上傳的附件超過100MB的大小上限。]


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應/補充。

愛——不分你我、種族和距離

Adobe Flash Player Loading ...

按此閱讀影片的文字記錄


 

 

阿紫,生於香港,與台灣原住民結婚後到台灣定居。茶座開始,阿紫一身原住民的造型予人深刻印象,紅色的排灣族服裝配上圖騰,頭上戴有耳環和結滿果子的花環,令人眼前一亮。

阿紫表示,原住民不太傾向後代與外族人結婚,因阿紫所在的排灣族,仍保有封建制度,有頭目、貴族、平民、騎士等階級之分,如皇族血統間通婚,其子女的社會地位便會更高,因此長輩不太鼓勵後代與外族通婚,排灣族裏牧師家族當中(限長老教會排灣中會),傳道師與香港人結婚,阿紫是第一個。同時排灣族人三四代以前認識了基督教,「頭目」(類似族長的概念)信教便全族皈依,因此排灣族至今仍以基督教為主要宗教信仰,大部份族人均為基督徒。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最後幸得男友父母的眷顧,因基督信仰平等不應以種族阻隔真心的相愛,父母更一力承擔與其他族人的溝通,讓兒子和阿紫不用擔心。

阿紫於大學時參與基督教團體舉辦與保育相關的交流團,原住民丈夫是當時交流團的在地接待青年,因而結識並以MSN聯繫。大學畢業後因曾在中國內地工作幾年,保持聯繫不方便,彼此關係便不了了之。後來阿紫回到香港工作,積累了一個悠長假期,又發現心裏仍惦念著對方,便決定一人出發去台灣環島旅行看有沒有機會再與對方重聚。在那次旅途中彼此經歷許多之後,阿紫說拍拖的第一天,男友便帶自己跟家人見面,一來跨族裔,二來兩地分隔,假如父母不認可,能走下去的機會渺茫。最後幸得男友父母的眷顧,因基督信仰平等不應以種族阻隔真心的相愛,父母更一力承擔與其他族人的溝通,讓兒子和阿紫不用擔心。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第一張照片,是阿紫的婚照。原住民都穿其族裔的服裝,只是婚禮的主角會配戴更多和與婚禮有關的飾物,而阿紫從香港而來的家人,均有原住民為其準備服裝,頭上的鮮花環更是賓客的象徵。阿紫和丈夫頭上都有老鷹的羽毛,丈夫頭上羽毛更多,而羽毛是貴族家庭的象徵。第二張照片,是婚禮中幾十人的合照。阿紫說排灣族人家庭觀念比華人更廣闊,相片中都是很親的家人,排灣族人的稱呼中,媽媽輩的姨母,都被稱為「KINA」,即是都是媽媽,而跟爸爸同輩的男性都是「KAMA」,即視舅父和叔伯都是爸爸,族中長輩們都被稱為「VUVU」,即都是祖父母。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第三張照片,阿紫丈夫在另一個排灣族部落一間小教會當傳道師,因此阿紫和丈夫長期在部落中生活。部落即原住民的家,而不是一間間屋才是家,門窗不上鎖,但凡經過便會互相打招呼,甚至戶主家人外出不在家東西直接寄放在屋中也沒有問題,因為左鄰右舍其實都是親戚。這樣的環境,讓移居台灣的阿紫感到很溫暖。第四張照片,是部落中的小孩,阿紫會帶他們外出遊玩,也會照顧他們做功課。第五張照片,台灣平地年青人,來部落做義工。第六張照片,部落中的長輩,也一起整理和回收資源,可見部落中人重視部落這個家。阿紫表示,香港一落街便是便利店,而部落則要駕車十五分鐘左右才到便利店;住到部落中,香港人未必習慣,但因著部落中孩子、長輩、其他族人甚至外來義工的陪伴,部落生活便變得不那麼難去適應。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阿紫表示初次見面,讓丈夫父母感深刻的,是自己認真和堅定的信仰,令丈夫父母看到自己與丈夫有相同的價值觀,日後的家庭能和睦,其他如語言和文化能夠學習補救,但價值觀是最重要的。

遠赴台灣結婚至今三年,主持問有何原因令阿紫來到台灣。阿紫說當年大學交流時差點遭遇車禍,令阿紫深感上帝救了自己一命,冥冥中將自己與台灣連繫上;由於阿紫為虔誠信徒,與傳道師結婚也意味著更多地在教會事奉,而阿紫也很樂意參與其中。

主持追問又有何挑戰?阿紫丈夫為家中長子需要承繼家族,長輩多有微言擔心阿紫分薄貴族血統,丈夫父母努力溝通和協調。阿紫表示,大家最後看到婚照她頭戴羽毛,就是丈夫父母爭取的成果──保留貴族婚禮的禮儀:除了頭戴羽毛,阿紫的服裝上也有貴族的圖騰,亦有新郎以花轎載新娘從婚禮現場回家的貴族婚禮儀節等等。阿紫表示這些禮儀,主要讓族人明白阿紫是被接納的,族中長輩更為阿紫取了一個排灣族名字叫「SANGKILJ」;原來排灣族的名字也帶有階級色彩,族人一聽便知道是排灣族貴族的名字,因這個名字是阿紫丈夫嫲嫲的名字,阿紫以為用意是長輩過世以後名字可以繼續被承繼,但事後阿紫和丈夫聊起排灣族名字的意思,丈夫表示名字本身沒有特別的意思,也不一定要取已離世之長輩的名字,反而是一種傳承的期待,期待被賜予名字的族人可以學習長輩美好的品格和人生態度。阿紫說,丈夫父母是在可選擇範圍內,取一個最高級的名字給阿紫,希望阿紫可以學習丈夫嫲嫲對信仰的堅定不移和盡心盡力照顧家人之美好品德等;阿紫感謝丈夫父母的努力,盡力幫助阿紫能夠融入排灣族。阿紫說丈夫父親是牧師,認為上帝為大,只要阿紫也是虔誠信徒便應被接納,而阿紫表示基督教福音與原住民文化的融合仍是現在進行式。

主持又問阿紫有何特質?阿紫表示初次見面,讓丈夫父母感深刻的,是自己認真和堅定的信仰,令丈夫父母看到自己與丈夫有相同的價值觀,日後的家庭能和睦,其他如語言和文化能夠學習補救,但價值觀是最重要的。阿紫進一步表示,阿紫不難適應部落生活,因以基督信仰為主,在哪裏生活也不要緊,身邊沒有香港家人陪伴便視部落族人為家人,金錢也不是最重要,心靈滿足更重要。這也讓丈夫父母釋懷,不用擔心多姿多彩生活的香港人不適應部落生活。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或者在他們眼中,我也重視人的關係。我重視不同的朋友,願意幫助身邊人,發起與人的連結,能與人連結我很快樂,或者丈夫父母看到我這個特質,跟原住民重視家庭和人際關係的文化很接近。

阿紫進一步表示,兒時也曾經歷貧窮,曾領取綜援,童年這樣成長也很快樂,便發現不一定要很有錢;年青時經歷至親離開,讓阿紫明白人與人間的相處更為珍貴,特別是高中時父親病發,在家長時間陪伴讓阿紫有很多安全感。阿紫大學畢業後當社工,汶川地震後到災區照顧災民,深感再有錢和再多奢侈品,最後能保得住的只有生命;再加上阿紫亦曾參與自殺者家人的支援,自殺不分有錢或貧窮,讓阿紫明白「物質富裕但心靈空虛,也無法讓人走到最後」。

能夠讓丈夫父母接納自己,細問之下,還有更多事情。第一次見面,或者父母認為只是開始,異地戀能否成功還看他們的造化;拍拖半年後,男友因疲勞駕駛導致車禍傷及左腳,男友致電阿紫提出分手,以免拖累她,阿紫在電話間先穩住其心情,並到台灣陪伴男友康復,或者相處多了也讓丈夫父母更認識阿紫。「或者在他們眼中,我也重視人的關係。我重視不同的朋友,願意幫助身邊人,發起與人的連結,能與人連結我很快樂,或者丈夫父母看到我這個特質,跟原住民重視家庭和人際關係的文化很接近。」在阿紫選的照片中,多是群體生活;特意提及夫家為自己家人造頭上花環,因為阿紫也重視夫家的接納;在四川工作,跟同事廿四小時相處也沒有問題,阿紫說只要有人的地方,就能生活。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在故事交換故事環節,Andy問當時知道男友受傷,有何深刻的心路歷程?阿紫說提早了體驗家庭生活,康復期間常陪伴男友,因腳傷無法遠行,阿紫常常和男友聊天,異地相隔也透過電話聯繫,交換了不少想法,經歷過單靠聊天也可以拍拖的日子,婚後生活應該能適應,也感到夫家的支持,兩家人彼此接納感覺美好。Lulu表示自己也與台灣伴侶分隔兩地,靠視像電話維持關係,有點感觸,欣賞阿紫靠電話維持關係,阿紫表示明白思念對方的心情,而聊天的過程也幫助認識彼此,奠定日後長遠關係的基礎。Kimling提問阿紫和當時男友聊什麼?阿紫表示會介紹彼此的家人和友好的朋友,認識對方的生活,了解彼此的觀點與想法,也會在見對方家人朋友前有所期待,令短聚更立體和深刻。

Chitat追問原住民中的父母觀,阿紫表示真的沒有分,父輩男性皆是「KAMA」,母輩女性皆是「KINA」,除了在談及特定人物時,才會在「KAMA」後加上長輩的名字,原住民觀念中,所有人都是自己的長輩,也會盡量無差別對待,家族聚會都有很多家人,例如阿紫曾經歷最初來到部落,許多族人擦身而過時都會熱情跟上來跟她說,「我是你的誰誰誰」,詳細告訴她族人和夫家有何親戚關係,讓阿紫感到幾乎全部落都是自己的家人,而阿紫亦很欣賞排灣族這種能夠保留親友家人間完全親密的關係,緩解阿紫的思鄉。

 

 

 

 

撰文:劉劍玲

book-story.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