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s.asia 由真人網絡推動
聯絡我們 捐款支持 註冊/登入 ENG
Wefoto
聯絡我們 捐款支持 註冊/登入

故事

‹ 去主題頁 ‹ 回到故事頁

馬文彬

頁面建立日期
2021.02.04

頁面更新日期
2021.08.26

×

預約會見


! [姓名] * 必須填寫


! [電郵地址] * 必須填寫 ! [電郵地址] 請填寫有效電郵

! [聯絡電話] * 必須填寫 ! [聯絡電話] 請填寫有效聯絡電話


! [組織] * 必須填寫


! [開始會見日期及時間] * 必須填寫

! [結束會見日期及時間] * 必須填寫
! 開始日期及時間不能在結束日期及時間之後 ! 開始日期必須在目前日期或之後


! [預計參與人數] * 必須填寫


! [地點] * 必須填寫


你已成功提交預約會見,我們將會盡快處理您的申請。
×

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 [姓名] * 必須填寫


! [電郵] * 必須填寫


! [網址] * 必須填寫

! [我有以下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選擇附件 更改 刪除
(最多可上傳10個附件,總附件大小不得超過100MB。)
! [出了點問題,請再試一次。]
! [附件上傳超過了最大附件數量。]
! [上傳的附件超過100MB的大小上限。]


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應/補充。

靜下來!回望腳印,我思我在我方向

Adobe Flash Player Loading ...

按此閱讀影片的文字記錄


 

 

馬文彬(馬Sir),沙田交響樂團指揮,帶領樂團演出無數。茶座一開始,馬Sir透過幾張活動海報,介紹樂團從2001年開始直到2019年的成長歷程。十幾年指揮生涯,令馬Sir難忘的是2010年[帶領樂團到]台北,於演出前一刻樂團排練時全部走音,但演出時卻一下子全部音準,就連主辦單位都認為這個玩笑實在開得很大,可幸的是完美收場。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回望過去,能夠建立這個樂團,讓多位年青樂手演出和成長,也算完整。

馬Sir憶述2010年的表演時仍猶有餘悸,思考應否這樣「冒險地」發展指揮事業?馬Sir強調自己不一定選最穩定的樂手,重要的是有一個平台讓大家有機會演出發展;然而當年演出萬一失手,相對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2018年的貝九曲目(貝多芬第九交響曲),難度甚高,有多個極具挑戰性的地方,包括跟四位本地年青新晉歌唱家及合唱團合作,幸好最後也順利演出成功。「回望過去,能夠建立這個樂團,讓多位年青樂手演出和成長,也算完整。」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我們可以走得更遠,挑戰更難度高的曲目,因為能彼此信任。

馬Sir於2013年偶然情況下學習八字命理,了解人一生高低起跌的趨勢,同時獲命理老師指點「音樂指揮路」是適合的。馬Sir形容自己用了很多時間研究小提琴教學法,確保奏出音準,並以此指導樂團樂手;同時又要修改樂譜,調節至適合樂手的程度。馬Sir形容樂團開初時,他不太敢指導樂手,因為[大部份]樂手都持八級[或以上]證書有其自信;在研究教學法後,馬Sir營造安全可信任的氣氛,以輕鬆方式指導樂手嘗試改變一貫的拉奏習慣。繼續挑戰難關,只因馬Sir知道自己命格適合當指揮而往前走。

除了八字適合之外,馬Sir形容自己也有一定的親和力,讓樂手感覺輕鬆且容易溝通。無論與青少年樂手吃宵夜抑或指導樂團時都談笑風生,既要提醒樂手專注,又要顧及所有樂器的音準,馬Sir指因此「我們可以走得更遠,挑戰更難度高的曲目,因為能彼此信任。」在整個訪問中,幾乎分不清「我」和「我們」,可見馬Sir已經與他的樂團融為一體。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人有高低起跌,只須要多做好事多修行,結好人緣便能改變氣場。

疫情下表演項目取消,馬Sir指未來局勢加上玄學批算,環境不利於表演藝術的發展,是故馬Sir也漸漸轉型,為小朋友補習。馬Sir指現在物質上是處於跌勢,但精神上是上升的。疫情局勢中工作停頓被迫靜下來,馬Sir發現自己教小朋友功課或小提琴等洞察力比從前更精確,或許私人教學和補習是另一出路。

問馬Sir做了那麼多年指揮會否不捨?馬Sir表示做指揮好玩的地方在於每年曲目不同有新鮮感,難度提昇有前進感,一起演奏有共鳴感;疫情到來要面對新的局面,要接受很多事不會「永恒不變」,要留意「天機」的變化。

整個訪問中,離不開「八字」,又處處「天機」,問馬Sir為何學習八字?「一開始是陪別人學而偶然接觸到八字,自己喜數理因而漸漸越學越多;人有高低起跌,只須要多做好事多修行,結好人緣便能改變氣場。」馬Sir認為,八字就像劇本,「在覺醒之前,大家都[混沌地]在指定劇本演出,而隨著時間缐進行,有人歡喜有人愁;然而當發現自己身在劇本之內,甚至being programmed(被規劃),那麼就會推論出「較高維度(dimension)的程式編寫員(programmer)」的存在了。

 

 

 

 

撰文:劉劍玲

book-story.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