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s.asia 由真人網絡推動
聯絡我們 捐款支持 註冊/登入 ENG
Wefoto
聯絡我們 捐款支持 註冊/登入

故事

‹ 去主題頁 ‹ 回到故事頁

黃偉傑

頁面建立日期
2020.12.01

頁面更新日期
2021.08.19

×

預約會見


! [姓名] * 必須填寫


! [電郵地址] * 必須填寫 ! [電郵地址] 請填寫有效電郵

! [聯絡電話] * 必須填寫 ! [聯絡電話] 請填寫有效聯絡電話


! [組織] * 必須填寫


! [開始會見日期及時間] * 必須填寫

! [結束會見日期及時間] * 必須填寫
! 開始日期及時間不能在結束日期及時間之後 ! 開始日期必須在目前日期或之後


! [預計參與人數] * 必須填寫


! [地點] * 必須填寫


你已成功提交預約會見,我們將會盡快處理您的申請。
×

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 [姓名] * 必須填寫


! [電郵] * 必須填寫


! [網址] * 必須填寫

! [我有以下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選擇附件 更改 刪除
(最多可上傳10個附件,總附件大小不得超過100MB。)
! [出了點問題,請再試一次。]
! [附件上傳超過了最大附件數量。]
! [上傳的附件超過100MB的大小上限。]


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應/補充。

在香港播一粒種子

Adobe Flash Player Loading ...

按此閱讀影片的文字記錄


 

 

黃偉傑(阿傑),於2016年成立第一間NGO後,現時為幾十間機構的創辦人及顧問,合作伙伴亦達過百間。

我大膽又臉皮厚、不怕死,心口有個勇字,覺得重要的便去做。

「真人茶座」訪談一開始,阿傑形容自己在2016年前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喜歡露營、行山,曾參與搏擊隊訓練工作;後來因社會上種種事件,阿傑希望貢獻社會,與友人合作創辦一組織,結果友人相繼離開。一度心灰意冷,阿傑參與各式義工服務,希望能幫助更多人,「Social Innovation改變了我」接觸到社會創新以後得到了啟發,阿傑上網搜尋鑽研如何寫計劃書,如何申請各式基金,2019年第一次出手便想「做爆d」,與一位導師合作一個由150位青年代表香港到日本參加森巴嘉年華、全程拍片紀錄、取得主辦權於2021年在香港舉行森巴嘉年華的計劃書,更沒有預約直接到某些大型基金辦公室敲門……阿傑形容自己「大膽又臉皮厚、不怕死,心口有個勇字,覺得重要的便去做。」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日日面對好多生離死別,發現人其實好虛無,要活在當下,這刻有能力便多做些事。

雖然最後沒有成事,阿傑形容因禍得福,一來認識了很多年青人及機構,可以一起想想有什麼計劃要做,例如「光仔之 Second Life~光咖啡」計劃讓長者經營coffee shop體驗如何做生意;例如「絲打同行」讓單親婦女以推廣地面防滑技術等等方法找到更多兼職機會;例如呼籲更多人捐血的計劃「捐血同盟」;例如組織並推廣可以百幾元看醫生的醫療咭;例如大隻佬義工聯盟幫助低收入家庭搬屋。最近三個月,阿傑寫了超過幾十份計劃書,並正與政府部門溝通興建青少年中心的計劃。

要捱更抵夜,每天只睡三、四小時,問為何堅持下去?阿傑表示這是一份情意結,自己工作較多空閒亦較自由,可以貢獻更多;同時亦想為下一代製造更多機會,例如窮苦孩子也可以學琴。目前疫情裁員潮剛開始,也希望藉社企提供更多就業機會,幫助人們渡過時艱。再問之下,原來阿傑任職殯儀業,「我2012年入行,日日面對好多生離死別,發現人其實好虛無,要活在當下,這刻有能力便多做些事。」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想播一粒種子,讓更多年青人傳承自己的精神,不要等運到,應該做就做。

主持問阿傑想為社會做什麼?阿傑表示他「想播一粒種子,讓更多年青人傳承自己的精神,不要等運到,應該做就做。」最重要是即時,不要開太多會,想做便去做,也不用分階級。因看到社會上有很多人關心女士,男士卻往往被忽略,但男士也擔心失業、退休後失去焦點等,於是阿傑籌辦項目「正能樣」,讓男士一起創造放鬆好玩的時刻。另一個項目,是與商場負責人談創業支援,希望商場提供數十個檔位供人們開檔賣東西,可能賣燒賣魚蛋什麼都好,至少讓失業人士立即賺取一些收入。阿傑笑言自己「穿人字拖,在公園或在茶餐廳坐,就會有新計劃意念。」

問為何有那麼多人願意做義工?阿傑表示,自己要做一個榜樣,例如自己會落手落腳去搬貨和搬物資,其他人看到自己親力親為,便會自發幫忙,也能建立團隊士氣,然後再吸引更多義工加入。例如阿傑於2017、2018年間,抬了超過數百件傢俬或電器落樓,其他人在Facebook看到便會吸引更多義工的認同;接著阿傑說自己無底線直接衝入公司和基金請求支持計劃,也是吸引人的特色之一;同時阿傑也願意分享機構的蓋章和權力,也樂意立即幫助人寫計劃書,並捍衛自己團隊的尊嚴,「無論何事,走在人前幫忙解決問題」。在茶座分享的相片中,全部都是一張圖包含幾張至十幾張小相片,因為阿傑說不想遺漏任何一位義工。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香港有好多資源,大機構比較易申請到。小型組織或大專生機會較少,我便轉發各式計劃、比賽或基金等資訊給他們,我正在做橋樑的角色。

阿傑表示,「香港有好多資源,大機構比較易申請到。小型組織或大專生機會較少,我便轉發各式計劃、比賽或基金等資訊給他們,我正在做橋樑的角色。」試過將比賽消息轉發給一些機構,而原來機構從來不知道有這些比賽和獎項,結果有些機構今年真的獲獎。

在故事交換故事環節,阿傑說「當自己每天都是最後一天」,又說「不問回報自己衝去做,沒有義工就招募自己當義工,如果很多人都抱這種態度,會有更多瘋狂的人出現,香港或者更精彩。他們學習到不怕死的精神,就有很多個我延續自己的精神,自己也有多點時間休息。」是故阿傑認為這些義務工作是為自己而做的。到最後,參加者Rebecca敬佩阿傑的善行,專稱阿傑為「傑哥」;茶座喜見新身份「傑哥」的誕生,大家都由衷地佩服和感謝傑哥為香港社會的付出。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撰文:劉劍玲

book-story.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