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s.asia 由真人網絡推動
聯絡我們 捐款支持
Wefoto
聯絡我們 捐款支持

故事

‹ 去主題頁 ‹ 回到故事頁

默麗雅 Rida

頁面建立日期
2020.01.07

頁面更新日期
2023.12.03

×

預約會見


! [姓名] * 必須填寫


! [電郵地址] * 必須填寫 ! [電郵地址] 請填寫有效電郵

! [聯絡電話] * 必須填寫 ! [聯絡電話] 請填寫有效聯絡電話


! [組織] * 必須填寫


! [開始會見日期及時間] * 必須填寫

! [結束會見日期及時間] * 必須填寫
! 開始日期及時間不能在結束日期及時間之後 ! 開始日期必須在目前日期或之後


! [預計參與人數] * 必須填寫


! [地點] * 必須填寫


你已成功提交預約會見,我們將會盡快處理您的申請。
×

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 [姓名] * 必須填寫


! [電郵] * 必須填寫


! [網址] * 必須填寫

! [我有以下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選擇附件 更改 刪除
(最多可上傳10個附件,總附件大小不得超過100MB。)
! [出了點問題,請再試一次。]
! [附件上傳超過了最大附件數量。]
! [上傳的附件超過100MB的大小上限。]


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應/補充。

開闊身份定義 以新目光看自己

Adobe Flash Player Loading ...


 

一條頭巾帶來的掙扎 

Rida生於香港,長於香港,一半血統是來自媽媽: 香港; 另一半則來自爸爸: 巴基斯坦。 

想起小時候爸爸管得很嚴,Rida坦言不太好受「記得小學無包頭,無cover哂架,亦都無著長褲,爸爸會唔太高興,叫我同學校講,著返條褲。以前包得仲多,會覺得自己唔好睇。」為這裝束也遇到特別事「(補習社內)小朋友見到你包住個頭,會問 "are you from England?”, 又或者會問你訓教,沖涼個陣係咪都係包住個頭架?」事實上,Rida也是從大學才開始適應這個裝束。每次看見Rida的打扮總配搭著不同款式的頭巾,會覺得是為這個臉上總是掛著活潑笑容的女生多添一份時尚感,然而Rida卻坦承一直都很在意自己的外表,亦很介意別人的看法,但自從自己想開始按著習俗穿衣,便決定在有局限的打扮上盡量突顯到個人風格。 

一個硬幣有兩面,不只看壞處,也看好處

被問到做香港人的挑戰,Rida立時想到了之前找工作的經歷「個陣見一份印刷既工作,個老闆會話其實你既表現唔錯,但介唔介意除左個頭巾呀,始終對個工作環境唔係幾好,咁我唔係歧視既,香港係好包容既,只係驚同事會唔知點睇你。」這讓她想到因為血統問題,在身份認同方面,在香港是一個挑戰,雖然自己在香港出世,即使人云香港是個國際化的城市,國籍,溝通,種族等問題應是十分包容,但對於一些細節,似乎事實不如人所說般開放。當被問到是否了解該老闆所指的「頭巾對於工作環境有影響」的意思,Rida提到她的觀察「 其實都唔太明點解架,但香港有個現象,當你包頭,部份人會以為你係工人,或者係做啲低下階層工作的人,自己都有好幾次被誤以為是「姐姐」。最後Rida沒有接受印刷老闆的建議,雖然是白白失去了一個工作機會,但她卻認為不太必要為了他人的顧慮而放棄自己認為對的事。同時,因為這個身份或外貌,她也遇到了好些正面的際遇「佢地見到我包頭,會同我講英文,但當我一開口用中文,人們都會好驚奇,就會話「你咁叻既!」,亦會更願意接觸你,好易就解除隔膜,所以會認識到唔同嘅人。」Rida又表示,其實這不是甚麼了不起的事,因為她與很多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一樣,都是從小到大讀中文學校,母語同是廣東話,只是膚色不同。而工作上,因為自己懂得廣東話,普通話和英文,現職的老闆也會給予她更多參與工作的機會。有時候,因著自己的與眾不同,別人認為自己是「特別」的想法,令Rida反而有了意外的收穫。 

如何評價自己身份 變好? 變差? 

即使普通如你和我,也可能會對自己人生裡不同的角色定位有過疑惑,在Rida而言,特別在於種族身份的話題上也有過一番摸索。「自小都會迷惘,要包頭,會覺得自己外貌唔討好,千方百計想整靚自己,又會試用唔同包頭方式。以前自我形象唔係幾好,會覺得自己不融入。」但因為一路成長,Rida認為自己更開放,亦知道社會其實真的有很不同種族的人,不論自己或是他人,對自己身份的認受性亦漸漸提高了。「雖然每日要選擇衣服時仍有struggle,但不同的事件連結起來,都會慢慢認同自己係香港人,無論我咩樣,信啲咩。」Rida特別提到最近發生的社會運動令大家對重慶大廈重新定義「以前香港人會唔敢接觸,但係呢場社會運動令不同團體都走埋一齊,改進左個社會,我相信”we connect”係真嘅,彼此有加深認識,就算係咩立場,只要係關心同愛護呢個城市,你就係香港人,不論膚色。樣地,如果對最近半年發生嘅事漠不關心,唔可以稱自己係香港人。」因著we connect,似乎令Rida看到自己是在鏈條中的其中一員。 

接納自己 - 任誰都拿不走的能力 

對於甚麼是香港人,此刻 Rida有一個很寬廣既定義,可能正正是因為她有一顆更包容更願意接納自己的心,「大大下就會覺得,其實人地係街上望住自己唔一定係歧視,可以有另一種意思,或者係覺得你好有趣。唔好俾自己一個框框,唔好自己先歧視自己。」或者這身份還在演化過程當中,Rida最後有一寄語,她認為「自己」這個詞很重要,因為了解自己,才能發揮自己的重要性。 

 

 

 

 

撰文:劉藹玲 

book-story.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