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s.asia 由真人網絡推動
聯絡我們 捐款支持 註冊/登入 ENG
Wefoto
聯絡我們 捐款支持 註冊/登入

故事

‹ 去主題頁 ‹ 回到故事頁

Ali

頁面建立日期
2019.05.28

頁面更新日期
2021.04.23

×

預約會見


! [姓名] * 必須填寫


! [電郵地址] * 必須填寫 ! [電郵地址] 請填寫有效電郵

! [聯絡電話] * 必須填寫 ! [聯絡電話] 請填寫有效聯絡電話


! [組織] * 必須填寫


! [開始會見日期及時間] * 必須填寫

! [結束會見日期及時間] * 必須填寫
! 開始日期及時間不能在結束日期及時間之後 ! 開始日期必須在目前日期或之後


! [預計參與人數] * 必須填寫


! [地點] * 必須填寫


你已成功提交預約會見,我們將會盡快處理您的申請。
×

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 [姓名] * 必須填寫


! [電郵] * 必須填寫


! [網址] * 必須填寫

! [我有以下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選擇附件 更改 刪除
(最多可上傳10個附件,總附件大小不得超過100MB。)
! [出了點問題,請再試一次。]
! [附件上傳超過了最大附件數量。]
! [上傳的附件超過100MB的大小上限。]


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應/補充。

活在香港的尋求政治庇護者

Adobe Flash Player Loading ...


 

 

 受訪者家中的廚房(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我沒有一絲害怕。我只是害怕永遠離開我的家人、子女、妻子和朋友。 

當年屆六十歲的Ali 發現自己的名字在敵人的暗殺名單,他只花了一天多的時間,便火速作出了逃離家鄉的決定,而到達香港後,他亦發現名單上的其中一人,果真被敵人襲擊而證實了這個消息。當時他深信這是和家人短暫的分離,卻沒有想到這會是長達九年的離別,他的家人包括妻子和兒女,在這九年間,一直無間斷詢問他回家的日子,但無奈地,Ali 總是令他們的希望一次又一次落空。 於2010年,Ali和兒子一起逃到香港,起初他以為能夠成功申請政治庇護,相信只要一至兩年時間便能取得新的身份和護照,和家人團聚。但到達後才發現,香港政府對尋求政治庇護者,不論是政策或者福利,採取不歡迎態度,而且申請過程繁複,需要填寫大量文件。 

受訪者家中的客廳(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對於尋求政治庇護者而言,香港是一個生活艱難的地方

不像一些歐美國家對難民採取接納包容態度,成千上萬的難民可以湧入歐洲各國生活。香港的尋求政治庇護者當中,只有0.3%能夠成功申請成為難民,「我認識一些人在香港停留了八年、十六年甚或十八年時間,這是一個失敗的制度」,這些人對社會亦構成負擔。相比歐洲難民情況,香港政府有限的協助,對他的生活並沒有任何幫助,「我有些朋友逃到歐洲,他們可以帶同家人一起逃走,而且有新的護照和身份,更甚者於英國、法國等地方,擁有自己的土地財產,而我卻一貧如洗。」 

 來港四年後,Ali的難民申請經已獲得批准,但他只能無限期停留在香港,因為他不能工作和出境。即使經已獲得難民身份,Ali仍只能依靠每月由社署所提供的3,300元津貼,以及家人寄來的錢生活。除了生活逼人外,Ali亦有多種長期疾病需要醫治,包括糖尿病、高血壓和鈣化性腦脊膜瘤,「真的很辛苦,尤其是我已經67歲」。早前心臟血管亦出現問題,需要進行手術,但政府並不會向尋求政治庇護者提供醫療津貼,因而需要繳付昂貴的手術費,幸得有心人捐贈一半醫藥費,才足以支付餘下的手術費。 

受訪者的家庭環境(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即使是來自慈善機構或者非政府組織的人,也不願意和難民交朋友,因為他們認為難民十分低賤。

 

Ali曾經嘗試認識在港生活的同鄉,但他們會猶豫與他交朋友,因為他們大都希望與自己社會地位相同的人結交,「在這裏,沒有人會相信你,不論你是誰或者你為何作出犧牲,因為你是一個沒有身份的窮人,所以你便不會得到尊重。」對於Ali來說,生活的不如意除了來自財政壓力外,社會上的歧視亦令他認為香港難以生活。相信任何一個國家或者種族的人,都只是想獲得社會的接納和認同。 

 

 

 

 

撰文:丘萃希

book-story.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