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s.asia 由真人網絡推動
聯絡我們 捐款支持 註冊/登入 ENG
Wefoto
聯絡我們 捐款支持 註冊/登入

故事

‹ 去主題頁 ‹ 回到故事頁

陳健生

頁面建立日期
2018.11.02

頁面更新日期
2020.03.25

×

預約會見


! [姓名] * 必須填寫


! [電郵地址] * 必須填寫 ! [電郵地址] 請填寫有效電郵

! [聯絡電話] * 必須填寫 ! [聯絡電話] 請填寫有效聯絡電話


! [組織] * 必須填寫


! [開始會見日期及時間] * 必須填寫

! [結束會見日期及時間] * 必須填寫
! 開始日期及時間不能在結束日期及時間之後 ! 開始日期必須在目前日期或之後


! [預計參與人數] * 必須填寫


! [地點] * 必須填寫


你已成功提交預約會見,我們將會盡快處理您的申請。
×

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 [姓名] * 必須填寫


! [電郵] * 必須填寫


! [網址] * 必須填寫

! [我有以下回應/補充] * 必須填寫

選擇附件 更改 刪除
(最多可上傳10個附件,總附件大小不得超過100MB。)
! [出了點問題,請再試一次。]
! [附件上傳超過了最大附件數量。]
! [上傳的附件超過100MB的大小上限。]


你已成功提交你的回應/補充。

被警察懷疑吸毒、僱主撕合約 腦癇患者:不再暴力

他一拐一拐地用右手把托盤拿起,再把上面的食物殘渣、膠飯碗膠餐具掉進垃圾桶,收拾完畢終於可以享用半小時的午膳時間。初來報到之時,他不知道要將裝滿垃圾的膠袋綁起來丟掉,經理如是跟他說:「我哋?度唔係開善堂!」

其實,即使一早知道要捧起垃圾丟掉,他還是要回家苦練一番才做到,要學習單手把垃圾袋綁起來。幸好他一早習慣旁人的目光。讀書時期,陳健生有兩個代號--「楊過」和「獨臂俠」,不過身體的殘障似乎未為他帶來足夠的痛苦,18歲時上天多送他一份禮物--腦癇症。有次他在過馬路時突然發作,失掉意識像「撞邪」般在馬路不斷徘徊,於是警察上前查問,他呆呆滯滯「十問九唔應」,警察以為他剛啪完K仔。面對身體的沉重,年少時一度嘗試以暴力泄憤,又常常詰問:「點解會係我?」但如今他已38歲,慢慢要學懂把仇恨火化掉,他半開玩笑地說:「咁我特別嘛,怪人嚟嘛。學校總有一兩個人係弱者,你是弱者,要恰實恰你。」

(圖片來源﹕香港01)

關鍵字﹕
#殘障
book-intro.php